孙明军:体验经济下的个性化酒店设计

北京东方华脉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孙明军

在现代都市中,人们对酒店的期待已不仅是“宾至如贵”式的家的感觉,而是更希望得到一种喜好的释放、幻想的满足和品位的升华。从这个角度讲,个性化时尚酒店有其永恒的价值。

主题化、特色化是酒店设计发展的潮流酒店,设计师用个人的观点去接近大众的品味,用独到的见解来体现大众需求舒的适度,它以设计的手段来表达思维的活跃,它用理性的技术来阐述感性的情绪。

Q:这些年出现了很多有意思的酒店,各种这样酒店的分类也让我们眼花暸乱,您是怎样看待这种现象的?

孙明军:首先咱们现在所谈的酒店,主要指高端的项目,不包括那些经济型的连锁酒店,酒店的产生和发展,是跟社会经济的发展密不可分的,这几年中国酒店的高度发展,也是得益于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大家有钱了,不满足于简单的“住”,而是要追求更高的愉悦体验,也就是说,大家愿意为“体验到的快感”花钱了,这也刚好为酒店业的竞争指出了一个方向。

因此这些年所出现的新型酒店,很多是围绕“体验”做文章的,这也正是因为全行业的竞争,大家都可以把基础的服务做的比较好了,这时候要想追求更大利润,就要从其他地方突破了,时尚精品酒店、主题精品酒店、地域精品酒店、家庭旅馆式精品酒店等等,都是把焦点对准了人的体验感,想通过体验感的提升,提高酒店的竞争力。也就是说人们对于生活的高标准要求催生出了精品酒店之类的新概念。

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Boutique”一词和个性精品店、时髦酒店形影不离,以“BoutiqueLiving”为号召的酒店逐渐大行其道,在“Boutique Hotel”酒店里不会有款式和布置相同的房间,不同的色彩、床铺、灯饰、软饰、家具、小食、卫浴空间,搭配出不同的个性和心情,在酒店里度过的美妙时光重新充满了激情。“Boutique”不再仅仅是个源于法文单词的形容词,她成了富有情趣和个性、讲究独特设计感、强调优雅感受性的代名词和形象标志。

Q:您最早是从什么时候接触这类项目的?是一个什么样的项目?

孙明军:我在15年前所做的北京国际俱乐部康乐中心项目,最早有了这种倾向,虽然当时国内还没有广泛提倡“精品酒店”这种概念,但那个项目的很多理念是与此相吻合的。当时那个项目建成后,很多人都说非常好,但好在哪里有点说不清楚,空间和装饰风格很特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作为市区商务酒店,北京国际俱乐部饭店是当时北京客房售价最高的酒店,然而其1997年开业的一期工程只建成了酒店的大堂及主要餐饮、客房部分,由于康乐设施没有同步建成,因此酒店业绩并不理想。2000年完工的二期工程包括近1万平米的康乐中心及70套酒店式公寓,其功能完备、环境怡人的康乐中心代表了当时国内顶级酒店娱乐中心的发展潮流,投入使用后迅速拉动了饭店的业绩,使该饭店连续几年稳坐北京五星级酒店的头把交椅。

康乐中心是酒店设计中最复杂的部分之一,主要的原因就是康乐中心的各项功能对于高度、气氛、景观、流线等方面的要求差异很大,要将这些功能有机、高效地组织起来,除了需要设计师有明晰的流线概念以及丰富的工程经验外,对于各部分功能空间“气质”的理解才是高品质康乐中心设计的关键。

康乐中心的门厅通过连廊与国际俱乐部一期饭店连通,一个三层高的中庭担负了全楼主要的交通组织,一部引导性很强的直跑梯通向了地下室,形成了大堂的视觉中心。

游泳池是整个儿康乐中心的亮点,其点式玻璃的外墙及顶棚模糊了室内、外的界限,刚柔相间的泳池形状,配合二层弧线挑台及异形按摩池,结合热带风情的室内设计及植物,将这里变成一处优雅又富于诗意的场所。这个酒店的周边,有好几座星级酒店,也都有自己的泳池,但这个酒店的泳池是最好的,而且酒店的康乐中心是会员制,必须办卡,而且一卡难求。

Q:您后来的哪个项目在个性化及时尚化方面体现的比较充分? 能够算的上是现代都市的个性化酒店代表作?

孙明军:我目前有一个上海的酒店项目,在这方面做了一定的探索。

这个项目位于上海市奉贤区,并且同一区域有多家经营业绩不错的传统酒店。如果仍然走他们的老路,最终结果只能是拼价格,两败俱伤,因此设计的出发点就是要填补当地商务交际、富裕家庭等主流消费群的需求空白,将度假、休闲、娱乐功能作为酒店的核心定位。

酒店用地非常局促,紧贴用地南侧是一个早期的别墅区,外形较为平淡;东侧是高速路及绿化带、水系,视野宽广;北侧及西侧是一个低密度楼盘的会所及大片中心区绿地,视线景观条件很优越。

我们的设计方案是一艘令人激动的巨型航母。酒店的大堂置于四层,当客人驱车开上三层高的平台,进入大堂时,视线高度已超过南面的别墅,同时酒店的大堂与位于一层船头下的金色大厅(餐饮、娱乐区)形成立体关叉关系,解决了不同客户群相互干扰的问题。

客房根据客户群及配置的不同被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板式客房楼,一部分是塔式客房楼,但两者的设计出发点都是最大限度收纳户外景观,塔楼部分的最高两层是两套大型空中别墅式套房。

酒店的低层部分以大面积的甲板及倾斜的外墙使人联想起航母的造型,目前这个项目已经基本完成了外立面的施工,正在进行装修设计,明年的这个时候差不多可以投入使用。

Q:您刚才介绍的这两个项目,都是比较大型的项目,如果是比较小型的项目,是否也可以体现这种理念?

孙明军:项目本身不分大小都可以做的很精彩,推荐大家看一个网站—[精品酒店],这个网站里的酒店都很有特点,你会发现很多酒店都是规模很小的,而且就精品酒店本身来讲,做大未必是好事,如果是类似主题酒店做的规模很大,风险也有可能是比较大的,因为不喜欢这种风格的客人就容易被排斥在门外了。

当然精品时尚酒店的投资通常是比较高的,而且很多个性化的服务也是成本很高的,很久以前,我去过三亚的“人间天堂度假酒店”,就是[非诚勿扰二]拍摄地的那个酒店,当时我在网上订的时候,被他的一句广告词—“建在树上的酒店”所吸引,入住后发现确实很有意思,所有客房是通过轻钢结构架设在树上,而进入客房就成了难点,建设方修筑了大量的木栈道解决所有客房的联系,修筑栈道的木材全部是进口的,这部分的投资就是天价,而且在酒店的运营上,客人是通过电瓶车到客房组团的管理中心,服务员会帮你把行李搬运到客房,因此酒店的服务人员数量就远高于于常规酒店,这也就是所谓的“代价”。

我们也有一些小型的项目,由于建设单位投入有限,因此没有办法做的太丰富,但我们总是会做出一两个小亮点,例如,我们在上海做了一个小酒店,是用两栋厂房改造的,投资相当低,我们把两个厂房改造成客房楼,在楼之间做了一个“水院”,有木桥连接,以此唤起人们对“江南水乡”的联想,而新加建的泳池,则采用了异型的处理手法,给客人一点小惊喜。

我们在北京密云的世纪阳光酒店,也是在泳池方面花费笔墨,把泳池放到了四层,正对酒店所面临的滨河公园。总之,无论项目大小、投资多少,都可以做出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Q:您觉得设计这种项目,主要的难点在哪里?

孙明军:酒店本身的功能就比较复杂,流线比较多,这些功能空间之间的关系,虽然不像医院那样严格,但如果设计不好,一是会影响酒店的运行效率,二是会影响客人的感受,现在的竞争条件下,一旦客户对酒店产生了不愉快的记忆,下次很自然就会选择他家。

酒店的不同房间,对高度的要求都不同,而酒店的管线又比办公类建筑更复杂,这些都加大了酒店设计的难度,但我觉得最复杂的,可能还是在于酒店建筑是多专业、多分包合作的项目,因此协调总控的工作量很大,而这种协调总控的质量,直接影响到了酒店的效果及日后的运营。例如空调机组的选择,每次都是酒店设计中要花费较多时间做论证的,一旦考虑不周全,就可能出现在别家酒店很好用的设备到自己这里不好用的情况,直接影响日后的运营成本。

建筑师在酒店设计中是龙头专业,一般的公建项目也通常会有很多公司来协作完成,例如:幕墙设计、室内设计、建筑外景照明设计、景观设计等,但在酒店设计中,划分的会更细腻,例如,室内设计中还会有很多细分,例如,配饰,有些公司自己不做,实际还是要有其他公司来完成。室内灯光设计;还有很多其他的,如厨房设计、泳池设备设计、洗衣粉设计。

再比如,酒店设计师一定要了解酒店的实际运行方式,比如,员工会在哪里休息,员工餐是从酒店的大厨房供应还是从单独的厨房供应,不同的业主也有不同的看法。在这里要求设计师有很宽的知识面,也就是所谓的“难度”

Q:东方华脉是怎样的架构?除了酒店设计,还涉足其他哪些方面?有什么样的设计理念及特点?

孙明军:东方华脉这个品牌是15年前由陈新女士创立的,目前在北京一共是6个设计所约300名设计师,在全国一共有10个分公司。整个公司的设计范畴比较广泛,但每个设计所的专长会有所不同,

总体来说,住宅开发项目与其他类型的项目大约是各占一半,我们跟万科、万达、龙湖、保利、恒 大等一线开发商几乎都有合作,在其他建筑类型中,酒店、综合楼、商业综合体、产业地产、政府办公楼等是主要部分,我们有两个设计所,在仿古建筑及展示建筑方面很有丰富的经验。

我们公司每年都会完成比较大量的设计,所有的项目,或者是供人生活中使用的,或者跟人的工作相关,我们的目标,是通过我们的精心设计及精细化管理,提升项目的完成度,提升项目的品质。我们觉得在目前的中国,提升品质,是建筑设计师最重要和最有意义的工作。

编辑:Zhenye
标签:个性酒店设计东方华脉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