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珂:有色金属场地的前世今生

丁珂  铁汉生态北京分院 院长,高级工程师

大家都知道我国土壤、地下水、农田流域污染都非常严重。那么今天上午,包括昨天的会议一直在说污染场地数量没有得到有效统计,那我借用一个北大教授发言所用的一个数据,在我们国内如果每个污染土地的面积超过1万平米以上,那么中国至少有50万块。这样说明中国的修复市场前景十分广阔的。有很多专家预计到2020年,中国的修复市场要超过千亿。我本身毕业于北京林业大学风景园林专业,那么在工作实践中,开始是做一些设计项目,每天跟非常优美的风景打交道。后来在中国地产发展非常迅速这十年,也经历了很多人造景观的一些项目。后来突然感到特别厌倦,所以在几年前,我就突然有个想法,想把我的设计的技术含量增加,所以去了一家专门做生态修复的公司。看了他们当时做的一些修复项目,我当时感到十分震惊,作为一个景观设计师我做不到。如果有这种技术,我觉得是可行的,所以进入了一个真正做生态修复的公司。

从业这几年发生了一些变化,特别是随着“水十条”“土十条”政策出台,我认为风景园林师的作用越来越强,因为每天打交道的都是一些有病的土壤,需要修复的土壤。合肥的紫金矿业,这是我昨天随手拿到的一个武汉龙阳湖劣五类水项目。风景园林师更多采用生态修复作为第一步工作要点进行我们的景观设计,由此推到我们的棕地修复问题,棕地再生是十分复杂, 多学科交叉合作,都是棕地的范畴,尺度差异很大,污染的程度不同,修复的目标不同,修复工艺千差万别,所以没法找到一个共同的办法解决所有的棕地。所以我们提出在真正做项目的时候,至少我认为有两个核心。项目做起来的时候有立项核心,那就是第一要创造生态价值。比如首钢,煤矿采矿的,这些都是国家非常投入重心来做这些项目。但是我们国内还有非常多污染的用地,其实找不到理由,或者政府资金有很大缺口做这些项目,所以我们找这些项目的时候我们首先要保证有立项条件。

图片来源:互联网

李老师刚才也说为什么我国的环保产业不能着眼于未来何去何从, 这跟环保产业国情紧密相关。因为我们环保产业属于末端治理,是一个保姆行业,所以解决掉污染问题,也不是我们的价值终点,通过加法实现物质的生态化和产业链的生态化是最重要的,所以过去多年,棕地改造项目进展很大程度上没有很好的模式,跟在房地产后面帐一算就可以很快推进了,但实际上很多地块有很大的财政缺口,很多项目并没有真正实施。实施的核心,非常强调整合能力, 专家已经说很多回了。在我实际参与的一些生态项目,其实现在大概分六步走。

图片来源:互联网

第一步 了解污染土地的现状,这个是重中之重。特别是我国财政部大力推广的,政府通过企业修复监控数据说话,来购买修复服务。如果是这种情况,企业就必须做好现状污染土地的调查。去年在湖北做了镉污染土地景观修复项目,最初政府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数据,施工时发现镉浓度严重超过政府提供的数据。当然这个项目没有赔钱,后来发现浓度已经达到作为原始矿的浓度,被一家企业直接整体买走。如果不是这种情况,也许我们作为一个企业投资这样一个项目,最后很可能会赔钱。

第二步 协助政府制定棕地改造目标,发掘新的增量价值;

第三步 协助政府了解相关政策,解决资金缺口,甚至帮助他们制定融资方案;

第四步 需要研发和技术支撑;

第五步 施工现场提供的管理,对于污染土地的治理非常重要;

第六步 我们要达标。因为现在我们要开发一些新的可运营项目,创造增量价值。

所以我们拿在手里的项目有几十年的运营权限。

图片来源:互联网

下面分享一个案例。位于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是我国有色金属之乡,矿产资源非常丰富。苏仙区的河域也是我国湘江方案中湖南省污染治理重点河流,我选取了三个项目。第一是有色金属博物馆,第二是西河湿地公园,第三是一个泛五盖山旅游区。这三个项目在地理位置上都与西河发生着联系,并且都受到西河尾砂矿污染的影响。因为西河湿地公园受到污染治理方向较为全面,我想先分享这个项目。西河是湘江的源头之一,也是苏仙区的母亲河。上世纪九十年代,西河上游的矿业经济发展到鼎盛时期,曾经有采矿企业四百多家,选矿企业有二百多家,每年有大概二百多万吨废水排放。河水污浊,鱼虾绝迹,寸草难生。一年后苏仙区在二十八公里的流域范围内先后实施了十四个治理项目。按照国家规划,整个湘江流域将在未来投入五百九十六亿来进行重金属污染的治理。

现场存在几大问题:

尾砂堆积;

土壤污染严重;

水体污染严重;

生境遭到严重破坏。

到什么程度呢,想用数据说话。大家可以看到照片上尾砂无序开采堆放,尾砂库随时存在溃坝的风险和重金属污染的问题。尾砂容易产生金属离子的进出。大家可以看到,我这里有一个数据,对于污染废渣的浸出液浓度。污染最严重的是废渣,属于第II类一般工业固废。

尾砂的数据情况,大家可以看到属于I类的一般工业固废。其实这些固废按照国家标准其实达到了采矿标准,可以堆放在这,但是对生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这些土地根本没有办法利用,包括尾砂与空气中水蒸气接触产生了很多了尾砂酸化现象。铁,重金属形态有一些浸出现象。土壤也遭到了严重的污染,场地土壤中大家可以看到土地中砷,镉严重超标,土壤完全失去了农用用途。河道也受到了很严重的污染。底泥的污染情况,大家可以看到数据,底泥的污染属于I类的一般工业固废。

根据以上数据分析,我们提出了一个土壤污染修复的技术路线。第一是重污染废渣处置,第二进行尾砂处理,第三步场地残留尾砂的处理,第四步在此基础上进行轻度污染的植物修复净化,第五步实现景观营造,重新赋予新的价值。

图片来源:互联网

大致介绍一下技术,重金属废渣处置,通过挖掘,稳定,填埋,阻隔,由于时间关系在此不再展开。

对于场内大量尾砂,我们借鉴了国外的一些非常好的做法,进行分割,填充,进行表面固化,替换新的干净土壤,根据未来规划,需要种植的乔木,灌木,地被来设计土壤厚度。尾砂处理中有很多工艺做法,比如说看似简单的一个堆叠,也要进行地基的加固,上面增加排水垫层,尾砂进行分层压实,表面用化学药剂进行固化,在上面增加渗水层和隔离层,最上面增加植物种植土壤。在场地内散置的其他剩余尾渣,我们再运用自行研发药剂进行尾渣处理。最后进行植物修复,运用一些超富集的植物进行土壤中的轻度污染。它的作用非常多,减少生态风险,减少水土流失和扬尘。我们公司自主研发的植物修复工艺,镉铅锌锰这几种重金属含量在植物中的富集能达到普通植物的一百到六百倍。它的前后变化效果还是非常明显的。

讲一下不可避免的水污染。 首先是劣五类水可以看到数据,周边还有生活污水排入。水污染修复首先进行点源污染控制,第二进行面源污染控制,然后河道内源性修复,完成之后进行水下生态系统的建构,河流整治的一些优化工程措施 ,第五步试图对河流的 生态景观进行营造,比如植物景观的营造,水景营造,甚至是功能性活动场地的营造,比如慢行步道建设工程。

首先地表水汇流处增加一体化污水处理设备,达标后,排入到河流。如果场地不够大,可以增加人工湿地,投入非常低,效果相对较好,也是一种很好的生态修复做法。对于面源污染控制,在管网截留的接触上,增加海绵设,增加蓄置净化作用,在项目中得到体现。第三是河道内源性修复,针对淤泥的修复,在此基础上水面上增加曝气装置,增加水的流动性,甚至有些区域增加生态浮岛。在以上水土修复基础上,景观设计师才有更多的发挥空间,因为政府希望景观性更好,更有看头,让我们着重建立了三大微生物体系,第二建立抗污染的水生植物群落,第三要增加一些耐性陆生植物群落。这是西河湿地公园的全线三公里大致的一个理念图,郊野段以近自然生态修复为主,城市段增加观光、游览、休憩等功能需求。

紧挨的一个项目是王仙岭景区介绍。项目三是自然景区跟城市发展衔接的一个缓冲区,与下游的西河滨水公园一脉相承。在生态修复基础上,使其具备城市延伸和旅游发展的融合过渡功能。这个区域的实际照片,有很多遗留下来的采矿场,遭到污染的土地。我们试图在修复的基础上,增加一些文化,游览,旅游方面的功能。这是我们的一个效果图,因为区域生态修复正在进行中,还没有进行到功能性道路功能性设施的修建。城市中心区,本来有一个小型林邑公园,以前是采矿废弃地,政府领导希望作为有色金属之乡,有一些科普宣教,文化传承的点,希望做一个有色金属博物馆,基于此,为了节省用地,区域地势已经很低了,为了节约土方,保证林邑公园地面的完整性,建成了地上是湿地公园,地下是一个有色金属博物馆。所有的游览是一个地下之旅。

不得不说或者各位专家一直在提的一个问题,就是修复的时间性,这个项目我们送了一个七年接触,做到今年已经将近有九个年头。我想向大家展示修复前后对比效果。在生态修复方面给点时间,时间会说明一切问题。每两年,我们都会进行照片对比。

最后给我一分钟大致介绍一下我们的公司,我们铁汉生态是主营生态环保,景观旅游的建设运营,主要业务涵盖生态修复,环境治理,生态景观,生态旅游和资源循环利用等领域,因此目前已形成了集策划、规划、设计、研发、施工、苗木生产、资源循环利用,以及生态旅游运营、旅游综合体运营和城市环境设施运营等为一体的完整产业链,能够为客户提供一揽子生态建设与运营的服务。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去做,对于中国政府来说体制是这样。像首钢这样大型项目,政府能力比较强,有很强的专家团队协助它完成这样一个规划。综合很多做细分市场的设计团队,技术团队,工程团队,在很多地方政方不具备这样的能力,我们很难要求地方政府。

所以对企业来说,我们要为政府提供这样的服务,我们公司会把技术作为核心,设计紧密环绕起来,我们有金融团队进行融资,对项目进行全周期的项目管理,项目工程,直至后面的项目运营。在中国的环保领域,特别是在棕地项目上,很多小型地方型城市,综合性的生态环保企业将具有很大机遇。希望在未来能跟国内外专家有更多合作。

编辑:Ellen
标签:丁珂有色金属场地修复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