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晓笛:棕地再生与风景园林

郑晓笛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助理教授,博士生导师,美国注册风景园林师

我演讲的题目是棕地再生与风景园林。我的演讲包含以下四个部分。正如杨教授(杨锐)昨日所问,中国目前到底有多少棕地,风景园林该如何回应环境污染事件中释放出来的信号,风景园林专业是如何在专业内对棕地进行关注的,以及我们将采取何种风景园林设计策略解决棕地再生问题。

到底有多少棕地,在中国我们没有一个统一的官方数据。我们看一下我们有哪些数据来源,然后可以有一个大概的了解。根据我们最官方的土壤污染的状况调查,这个报告是在2014年发布的,基于2005到2013的一个调查。通过这个报告我们进行了总结,在所有调查范围内的土地中,大概有16.1%的土地污染值超过了安全值。当然对这个数字存在很多辩论。人们对于数字有不同的意见,比如采样样本有多大,这个样本是不是有代表性,比如像北京这样的地方,基本上已经被全部建满了,所以计算北京棕地数量基本不可能。2016年我们进行了全国污染源的普查,全国范围内大概有六百万的污染源。

这个是NGO做的研究,这个是首张全国土地污染风险源分析地图,可以在网上找到,这也是向公众公开公布的。共调查了4500个企业,都是一些污染源分布在中国各个地方。这个研究由环境工程杂志发表,采用大数据方法,试图计算中国有多少个填埋场,有多少对周边环境造成污染,尤其是臭味污染的填埋场。这是一个2013年持续到2022年的官方改造计划,针对全国老工业基地调整改造计划,这些老工业基地在过去对中国发展做了很多贡献,现在很多老工业基地已经关停移走,但是怎样把棕地进行改造,变成了一个非常大挑战。这是一个地图,可以从公共渠道可以这些数据,网站或者杂志。

中国官方在2015年美国国家棕地年会推出了一次相关报告,每年一次在美国举行,是由EPA,ICMA共同举办的。去年9月份的这个时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议,因为这也是第一次我们举办关于中国棕地修复行业标准的研讨会,我是中国代表之一,亲自参加了这样的会议。在会议中,臧文超,来自中国环保部的官员发言道,他看到了中国棕地的总体现状,在他的一张幻灯片中,谈到了中国土地污染的一些基本状况,可以看到在很多的数字后面都是问号,事实上有很多潜在的问题都是没有解决。这些数据不准确,所以即使是官方渠道,他们都不能给出一个准确数字,这只是一个大概的数字,可能相距甚远。所以在这里我也给出中国棕地的三种主要类型。

图片来源:互联网

第一种是工业棕地,像钢铁厂,焦炭厂,比如首钢。

第二种是采矿业废弃地,采矿业对于土壤的污染很特别,跟其他的棕地状况很不一样。

第三种是垃圾填埋场,有很多非法的垃圾倾倒场。基本在中国很多城市都可以找到,北京现在就被这种非法垃圾场包围了。

所以三种类型的棕地是需要我们进行改造的。但是在第二部分开始之前,我也想提供一个问题,我们今天坐在这里,我们和这些棕地有什么关系,我们是拯救者吗?我们不要把自己放在道德制高点,说这些土地都被这些糟糕邪恶的工厂污染了。我们真正能做的是什么,需要思索,在我看来所有人都和这些棕地的产生息息相关,我们脱不了干系。这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导致的,我们需要这些煤,我们需要矿物质,然后给我们盖房子,我们生活中对能源的需要一刻不能少。我们还依赖这些工厂,我们需要这些填埋场,每天产生这么多垃圾,每天生活都和这些产品息息相关。在这个过程中,造成了棕地。也是因为现代生活方式,我们制造了三种棕地类型。实际上我们不讨论所在的专业,不管我们是环境工程师,建筑师,还是景观设计师,都生活在相似的现代环境里,每个人都有责任关注棕地如何在将来进行改造。

图片来源:互联网

风景园林该如何回应环境污染事件中释放出来的信号呢?这些事件往往会引起公共媒体的强烈关注及报道。我们都知道,中国刚刚公布了关于污染土壤治理行动计划的“土十条”政策。这是我们在网上进行调查得到的数据,在土十条刚刚发布的时候,引起了人们非常大的关注,不管是搜索率还是关注程度,后来慢慢就下降了,我们可以看到这些搜索主要发生在哪些地方呢,全是一些大城市,比如北京上海广州,所以在发达区域的人们的环境意识更强,更关注棕地修复,更关注土壤污染。

图片来源:互联网

最近有这样一个事件,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这就是常州外国语学校的棕地事件。这是一个在常州非常有名的学校,很多的孩子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他们的父母非常在乎这些孩子。当学校迁址到绿地新址的时候,周围有三块棕地,很多学生都生病了,然后这个事件在网上爆炸式传播,家长就去学校抗议。公共媒体开始揭露这个事件,许多人开始谈论这个事件。让我感兴趣的是公共媒体如何总结导致这个事件严重结果的原因,他们列举了一些原因,比如首先,新校址距离棕地距离不够,两者之间相距过近。其次在建址的时候使用来自很可能已经被污染地区的地下水。还有当挖走这些土壤时,污染物挥发到了空气中,这也是其中原因之一。但最后的原因是我最想讨论的,媒体披露的一个原因,初步措施是采取覆盖法改变土壤,就是把土地覆盖起来,之前建议把棕地改成一个商业用地,变成一个生态公园。正是因为如此,这片土地是不干净的,导致了这样的结果。这是真的吗?这是其中一部分的原因吗?

图片来源:互联网

现在我想从风景园林的角度去看另一个事件。这是去年发生的一起事件,也引起了很多的关注。你们应该都知道,这是在2015年8月12日在天津港发生的巨大爆炸事件,很多人因此死亡,是一起非常严重的事故。我想讨论的是,让我们来看一下事件进程,事件发生在8月12日,在9月5日,网上已经公布了公园设计,征集公众意见。征询是否是个好的解决方案,我们该如何记住这样一场悲剧,纪念在事故中丧生的人。这是非常危险的,因为有些人认为可以很快的把事故现场变成一个公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把方案做出来了,这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对一个开放的景观场地来说,如果要把棕地进行重生和修复,需要对现场进行详细的彻底调查。这是为什么我觉得传递了错误的信息,公众就会觉得,只要把一块污染的土地变成公园就好了。这不是正确的解决方案,棕地再生修复这个概念大众还不是十分了解。一方面,我们不能简单的认为把棕地变成公园就可以了,人们认为只要变成公园,生态影响很快就得以恢复,另外,公众认为变成公园很快就可以做到,就可以变得安全清洁。事实上并非如此简单,我们要避免这两种极端,需谨慎对待公众舆论。

图片来源:互联网

演讲的第三部分,让我们来看专业的风景园林师如何对待中国棕地再生问题。他们也十分关注中国的棕地再生问题。首先我想引用《中国园林》总编辑一句话,《中国园林》是官方的专业杂志,由中国风景园林学会主办。在2013年2月份时候,有一期关于棕地修复的专刊,他写道,突然意识到棕地修复是我们这个学科在二十世纪所做的最大贡献,在若干年之后,将会成为我们这个行业所做的最重要的工作。尤其在坐的各位学生,当毕业之后,当正式开始职业生涯时候,棕地修复或许会是所从事项目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让我们看一下数据,这里是在主要期刊里发表的论文主题,专门研究棕地项目或棕地主题的论文,有不同类型的期刊,包括《中国园林》《景观建筑》等等,还有城市规划,建筑类期刊。我们可以看到这些期刊所发布的论文相当一部分都是关于棕地修复的。

此外,我们再来看一下获得了中国风景园林学会奖项的项目,里面相当一部分有棕地修复项目的,还有其他类型的修复。我想说这两者之间有一些混合,比如水修复。因为水修复在一定程度在河岸河堤附近进行非法垃圾倾倒造成的。我们依然可以看到有相当一部分项目是关于棕地修复的。此外我们再看一下优秀规划与设计奖项,同时有中国景观建筑学会颁发的奖项,在其中有更高的比例是关于棕地修复的项目。

美国ASLA奖项,在通用设计当中,可以看到绿色部分是关于棕地修复项目的。黑色的部分是中国的项目,自2012年之后,中国的项目开始逐渐获得一些ASLA奖项了。这里是关于ASLA奖项的一些研究,相当一部分是关于棕地修复的项目。这是对所有过去五年中所获奖项的分析,黑色是中国部分,可以看到2012年逐渐增多。再看一些案例分析,在这些项目当中,95个项目当中,有21个是关于棕地修复项目的。

图片来源:互联网

在棕地修复项目中,他们所评估的一些指标,他们创造了一些核心指标。第一个指标,也是我们最值得关注的,那就是水保护。然后是社会与娱乐价值,然后是教育价值以及水管理等等。再看一下其他评估项目,包括经济与社会价值等等。

这里给大家展示的就是过去五年里棕地修复项目所覆盖的面积,从面积来说,占总体面积的10%至15%。从这一系列数据我们可以看出,无论中国还是美国的景观建筑协会都十分关注棕地修复,无论是在专业期刊或者专业评选的奖项中都是如此。

那么在棕地再生的过程中,在实践中应该采用怎样的风景园林策略呢。在开始我的博士研究生涯时,也在思考如此多的棕地如何改造成开放式风景园林。通过研究发现,这些项目变成开放式的过程有四大主要原因。第一,成本低,与其他项目相比比较低。第二,产生直接迅速的效果,这也是中国政府非常关注的,其实不光是中国政府,对于其他的政府来说,也希望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此外,有一些棕地整个地表是不稳定的,把它建造成其他用地是比较困难的,需要一些更好的修复技术才能做好。

此外,我刚才讲到在土十条中,已经提到各个部委都参与到了行动计划当中,所以我们很清楚的知道,景观,建筑仅凭一己之力去解决这个问题是不够的,我们需要不同学科,不同领域专业的人一起来合作,一起齐心协力才能实现这一点。但是对于我们风景园林学来说,我们的作用是什么呢?Niall也提到了这一点,我们需要领导力,积极,还包括需要把信息进行梳理整合的人。我们可以采用一些技术方面的专长,这是与硬件技术相关的。我们也要关注软性方面的,比如文化的,社会的,价值身份等方面的因素,我们需要综合考虑这些因素。我们才能真正做好棕地修复。

在全球我们看到很多棕地修复的例子,比如Kirkwood之前展示的,还有这里展示的巴西公园,把一个垃圾处理厂变成了公园。在地上修建起木材地板,所以人们不再会跟垃圾直接接触了。此外Peter walkers 设计的一个标志性作品。

看到这些不同的案例,我不禁想问,在所有这些不同的策略当中,有没有一个共同的核心元素决定了他们的策略,也使得棕地修复项目与其他的项目与众不同?我相信答案是肯定的。这也是我博士论文研究的一个主题。这叫做棕色土方,如果大家觉得不够准确会后可以多进行讨论,最后我选择了棕色土方这个词。我们需要考虑这些土方,可能是垃圾,可能是被污染的土壤,或者其他被污染的部分。那这些东西不是唯一的功能,比如说一个垃圾处理厂最后变成了一个倾倒垃圾的地方。它们会变成不同的污染物,我们很难把两者分隔开来。了解这些材料对于我们了解这些场地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对于这些材料来说,或者对棕色土方来说,不是在场地周围有了新的元素,而是让我们更加清楚这些材料到底是什么。有时候我们用非常抽象的化学元素来描述它们,事实上并非如此,它们有自己物理外观,有自己的形状,有自己存在的方式和形式。在我们研究当中,他们的论文观点中强调,在这些棕地上面,土壤是覆盖之上的。我们要尤其更加关注这些棕地的特点,而不是仅仅考虑这些土壤的化学元素。

那对于我们棕地修复项目来说,我们需要了解土壤污染的状况,风景园林师需要了解当地情况,这些被污染的土壤会有自己的特点和形状,处理起来有特有的方法。我们需要去了解这些棕色土方受到了什么了污染,可能是气体污染,重金属污染,液体污染等等。这是复杂的情况,需要我们进行彻底的污染物调查。因为修复技术不断的进步,当仍在发展过程中。如果我们能够了解这些棕色土方的污染物,我们就可以知道针对被污染的特性,应该采取什么技术去修复,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与环境工程师紧密合作来进行棕地修复。再讲一下,就项目的景观设计和创造来说,我们需要了解土方特性,可移动或者不可移动,通过什么方式去决定现场到底做什么样的景观。此外我们不能把土方和下面的地下水隔绝开来,因为我们需要避免地下水流动所造成的二次污染,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建立起一个系统进行原位处理。也有其他因素,在被污染的土壤当中,我们需要了解应该采用什么方式来进行修复。此外在水系统引入的时候,对风景园林来说是三大核心要素,棕地土方对于我们决定风景园林策略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只有这样对于水,空气等等这些目标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

昨天已经讲到,到底有多干净才能称之为干净。因为这个区域是被污染的,我们需要一些基本的调研。棕地修复有三大方法,第一覆盖,我们直接把棕地土方隔绝开来。其次是修复,通过这种方法污染物浓度得到降低,第三就是搬迁,但是我觉得是不够的,因为这个区域不再是棕地了而是一般性的场地了。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很多复杂的技术,我想可以进行其他分类,但主要来说主要是这三类。有人问我,景观设计师在整个过程中扮演什么作用,哪个阶段可以发挥重要作用?总的来说,有三个阶段是我们可以参与的。第一个是早期参与,就像昨日所说,我们知道像这样的话,我们基本上以目标导向,结果驱动整个过程。我们会通过早期参与来影响目标用途的决策。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作用。第二就是在改造期间,我们可以和环境工程师紧密合作,从而影响土壤治理技术的选择。鉴于我们现在的时间还有预算及其他相关因素。最后一点,我们在所有项目中都会做的事情,那就是景观空间设计。我觉得前两者,需要我们对环境工程方面有最基本的理解。

还有一些例子,就是我们这些想法怎样在具体项目中体现。大家可以看到,这是九十年代的一个垃圾填埋场的改造,位于英国伦敦市斯道克利园区。大家可以看到,这是棕色土方,当时是把棕色土方迁移到了北部,所以在这里,地面是一些基石,可以进行综合目的的建筑。所采用的方式就是原场异位处置,覆盖并且打通高尔夫球场的一个地形。在整个过程,还可以为社区建造一个高尔夫球场。这是美国高尔夫公园的案例,他是Thomas Oslund设计的。大家可以看到,污染源也是棕色土方污染土壤,处置方式也是原位覆盖。

第三个是澳大利亚奥林匹克千禧公园,由彼得.沃克(peter walker)设计,我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说实际上是奥运会的组织者找到了他,他说peter 我们好急呀,奥运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这个地方你必须要帮我们处理一下,我们不知道有多少被污染的土壤。我们不知道背后的故事,我们知道事实上Peter的个人签名就是具有魔力的通行证。

之前我们谈过,在中国我们希望进行原位处理,但是很多非常复杂。对于异地处理,我们需要进行全周期管理,这是最为关键,我们需要知道污染成分是什么,以及它的转运途径是什么,在进行治理之后有什么样的污染残余,对异地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才是负责任的方式。希望我们所说的棕地修复,能够帮助我们,不管是环境工程师还是景观设计师能够进行更好的合作,必须抓住棕色土方这个环境要素,必须要回答首先有多少棕地,什么污染程度,我们准备怎么办,基于所有这些信息,我们才能制定出风景园林的设计方法来解读场地。

最后我想回应会议主题,棕地再生与健康城市,十月份,习主席宣布健康中国2030 行动计划,事实上他希望我们的中国居民建立更加健康的城市。我们来看一下什么叫做健康城市,以及什么叫做健康的话,需要了解不仅仅指不得病,还包括人们在个人,经济,社会上实现产出丰富的生活,所以对于棕地也是一样,不是说把污染物拿走就可以了,还需要改造棕地,这样我们还可以给当地的人们提供更健康,生态友好的环境。

编辑:Ellen
标签:郑晓笛棕地再生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