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泽夫耶夫:以色列棕地的今昔

哈泽夫耶夫  以色列理工大学讲师

在这里我会给大家讲一些案例,是以色列的棕地再生修复的案例和遇到的挑战。

以色列是一个特别特别小的国家,只占到了中国0.2%的面积,人口只占了中国人口的0.65%。在以色列大部分人至聚集在一个区域,我们是被沙漠环绕的国家,在南部和西部都有沙漠,以色列大部分人都住在沿海地区,在其他地方人口都比较稀少,但是在这些人口稀少的地方有大量的资源。这里有特拉维夫的海岸线,但是一百年后的现在,可以看到开放的土地越来越少了,一些工业也搬到了人口稀少的地方远离住宅区,我们也遇到了一些棕地的问题,环保部需要对棕地修复制定标准,这种调查在以色列这种比较小的国家是比较容易的,我们测了以色列被污染的土地,其中也会有一些不太确定的数据。4.2%被污染,相当于500个足球场。被污染的土地主要是军事土地或军事工业用地,被污染的土地当中33%是国防土地,还有相当部分的土地被严重污染,然后我们要考虑如何去修复,23亿美元被拨款来进行土地修复。

以色列跟中国有很多相似之处,基本都是国家的土地,土地所有者要对土地进行负责,他们主要是政府。政府是提供资金来修复棕地重要力量,85%资金来自他们。这意味着国家和政府机构是棕地开发的重要力量。

图片来源:互联网

以色列的一些里程碑的项目,一个已经完成,一个正在进行中,还有一个是未来我们会迎接的。

KISHON这是我们花钱最多的项目,整个花费5500万美元,我们要修复污染严重的工业基地,KISHON经过我们的母亲河,其中还要经过很多工厂,他们不经处理就排放废水,河底有很多被污染的淤泥和重金属,这都导致了自然栖息地的退化,这也是以色列污染最严重的区域。这是政府主导的项目,项目94年开始,20年之后2011年,项目开工招标,这里是KISHON河被污染的区域,在周边有重型化工厂,炼油厂,这个规划本身是说要给河流开创一些直流,同时通过修复处理的技术实现水质的改善,首先要把水先抽干,把污染的淤泥和土壤进行处理,对空气也要进行改善,在上面进行一个公园的建造。2013到2015,这个照片的变化。很多的修复都是来自土壤的修复,实际用时也比预期要长,其中一个加拿大的公司进行水质的检测。

这是我们的草图,这个图片是修复之后的样子。我们会把填埋场填上建造一个公园,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的绿植生长出来,修复的过程非常美丽。政府召集了很多公司,总共花了20年时间。

ZHAF填埋公园,在特拉维夫南边,把特拉维夫和NAKIA联系在一起,20公顷的地块,几十年以来特拉维夫的建筑垃圾都是在这里倾倒的,当地是一个贫民窟,人们把垃圾堆放在沿海的地上,直到88年,五年之后这里将被建成一个公园,又过了十年市政府主持了这个项目,我们讲的是15米高的垃圾填埋场,曾经在这里发生过大火,有很多的建筑垃圾从坡上滑下去掉到海里造成很大的污染。我们也希望通过我们的项目将污染对于周围的居民减到最小。希望把垃圾用作再循环材料。以色列的高速公路的项目,垃圾可用作高速公路的项目目中。建筑垃圾可以被在回收利用。上面的区域都会被再循环利用,2009公园就开始对外开放,而且也成为社区的资产,我们把土地归还给人们,给他们提供娱乐休闲的地区,人们都可以来这里享受美景,女人非常喜欢这里,这也是我们在特拉维夫最成功的公园。

当我们看这个项目整个地形时,他收到了污染,经过二次修复我们把它变成公园。这只是两百公顷,更大的项目应该怎么办。

这是一个工业园区,以前用做军工。军事工业各地受到了非常严重的污染。在特拉维夫的市区里,而且在市区里非常重要的地方,位置很核心,我们也希望通过棕地修复,在那里建造更多的用地。我们面临了很大挑战因为污染很严重,有历史文献的记载,是有可能出现重污染的地点,但是我们没有具体的实地考察,只通过了文献,治理中还有地雷,但是因为这是高度机密,能得到的数据非常少,污染影响到周边的地块。做这个得把周围的居民区也做了,之后将进行详细的规划。这张图片,我们已经知道的污染——爆炸物,酸,非有机物,有机物,燃料,重金属和其他东西分布在哪里。存在的问题是如果把底图给开发者,这风险很大,如何进行管理将是更大的问题。

特拉维夫应该有一个机制建立起来,在土地的使用的过程中,地块修复之后进行住宅的建设,政府非常负责任,政府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项目规划的过程中非常给力。另外以色列是一个小国,我们缺乏被污染的土壤的填埋地,我们只能进行原位修复,各个相关方都需要交换意见。这是以色列新的态势,很多地方都进行新的建设再开发和简单的修复,因为很多地方的污染不是很严重。

编辑:Ellen
标签:哈泽夫耶夫以色列棕地修复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