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 Philbrick:生活工作在进行植物修复的棕地上

Jane Philbrick  艺术家,美国TILL 设计咨询创办人,哈佛设计学院房地产开发俱乐部传媒总监

首先我想说的是,受到污染的土地帮助我们获得可持续修复,生态重生的机会,他们不是负担,而是可以带来价值的东西——环境科学技术。在我们的方案当中植物修复非常重要,我们与当地农业部门合作,与学术界和专业进行联合,既要帮助城市也要帮助郊区,把棕地进行修复再生。我们很多项目都是针对小城市的,我们把曾经作为城市边缘的地方变成中心,这也将是人们进行生活工作的地方。

人员稀松,汽车为主,是当前社区的主要状况。我们需要寻找一种新的可持续社区的模式,这涉及一系列战略,包括使用生物的修复,利用各种各样的模型等,使人们发展健康。这里介绍两个案例,一个在郊区一个在城市。

第一个案例,这个社区在1883年建立工厂。工厂被搬到河边,生产金属产品,弄矿,家具等,他们把重金属或其他垃圾废品排泄到河流中。工厂创造了1.56万亿的价值,也加强了周边的联系,当地有建筑学校,表演学校,也带来重要的投资机会,因此在他的东北部,一个重要的项目就是当地的富有的人进**地产开发。后来很多工厂都被拆迁,很多现有的场地都被进行了保护。美国很多的投资都是跨界的投资,投资越来越多,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机遇,但是这些资本更倾向于基础建设如建筑桥梁等。我更希望投资不仅是投资城市,更应该是二三线城市,是城市边缘。

人口的结构对这个区域景观带来重要影响,年轻人喜欢去到市中心,导致这个区域人均年龄从中年开始不断增长,劳动力人口比例不断变化,因而仅有房地产投资是不够的,还应该思考经济与环境的活力。房地产应该证明他们的价值,投资应当倾向于有更有潜力的方向,我们应该在环境方面进行修复。我们要思考: 怎么能使我们的社区变得更好。被污染的土地带来了挑战,EPA帮助我们获得更多在建设在开发的项目,推动了城市的修复,复苏。

根据世界银行在世界时报上文章,人们的疾病与环境息息相关,尤其与呼吸道疾病相关。BBC有相应报道,PM2.5及其他大气污染物是健康的重要威胁。空气污染与交通的密切相关,我希望人们能够绿色出行。纽约是以街道为单位测量污染浓度,应该像这样,不能光按照城市人口密集来论,每一个绿色方框是对环境的危害,出现了任何环境的问题这个区域就会被关闭,先发生或处理。早期投入,带来后续发展。这并不是只能选择其一的情况,有的区域人们不得不用交通工具才能出行,拥有私家车成为必备选择。

图片来源:互联网

纽约的高线公园变成了真正的公园。这个区域花了1.2亿来修建,1979年代大概有28亩,每个区域100万美元左右,这个区域还在不断被修建,现在周围甚至有99层高得商业建筑。我们依然正在创造景观。

另外一个是德国的一个案例,把废弃的工业废止利用起来,通过治理更好地利用棕地,利用植物修复进行土地修复。要认识到了当地被污染的情况,先考虑场地状况再设计而不是先设计在考虑情况,如思考在一个区域有多少地下水。他们与一些企业进行合作,有工程师帮助他们了解这一点,给他们提供新的解决方案。他们甚至与WHO世界卫生组织一起合作,更好更快修建房屋,因为时间是非常宝贵的。

在近代历史上,我们看到很多历史价值被低估的房屋,非常具有艺术性,要根据相关的气候风险和当地法律法重新进行保护,这在艺术界得到了很多的赞誉。美国LIFEWARD CEO说过,让我们追随艺术家吧。在综合的住房中,工作与生活相结合。现在可移动性的单人间,拼车非常流行,自行车道的发展也很好,租车,自行车停车的服务也得到了很好的完善,交通队薪水的增长,这些对当地税收都是非常重要的。利用新的可替代的能源——太阳能电池板。有很多的软件支持,将设计与环境生态相结合,这使建筑行业的收入,工资增长可观。

编辑:Ellen
标签:JanePhilbrick棕地修复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