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江:城市GI引导下的采矿基地生态恢复研究

常江  中国矿业大学力学与建筑工程学院教授,建筑与城市规划研究所所长

我今天那想讲的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待采矿基地生态恢复。从棕地角度看这是一个很大的范围,但是我想讲的更多的是聚焦到煤矿区。我本身来自中国矿业大学,我是做规划的。在我们做研究的过程中,我们面对的更多的是煤矿区。煤矿区的问题从某种程度上讲,代表了我国棕地的主要问题。我今天的报告主要从城市角度来看待棕地应该怎样被处理,我们应该用怎样的方式才能达到我们想达到的目的。

煤矿棕地是收到采矿影响而遗留下来的土地,他有几个特征,这几个特征使得我们在讨论矿坑的发展过程中不得不重视他。有些地收到了采矿的影响,但是他没有受到污染。大家可以把我接下来所谈到的采矿区等同于大家所说的棕地。

我为什么要谈到东部呢。因为我们知道我国东部,像山东河南,他是平原地区,有大量的煤矿,是采矿基地。他的地势冲击的非常厚,地表水位非常高,由于煤炭开采,地表呈现,很容易有水出现。由于这些情况,开采后地表呈现,会形成塌陷地,塌陷形成积水,陆地景观变成湿地景观甚至是水域。这就导致农林用地最后变成湿地,这不仅仅是生态问题,也是城市问题,社会问题。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由于新的景观呈现,大地景观发生变化,污染也存在,不仅是煤炭开采,也有小企业导致景观变化和污染。

除此之外还有景观的变迁,这是从08年起我们对徐州的一个观测调研,这个调研还在进行中。我们看这个地区有哪些小企业出现,12年到16年有着非常大的变化,我们可能都不会知道一些的存在,但是他们的污染会存在。

图片来源:互联网

煤炭工业作为我国的主要工业,以徐州为例,徐州的现代工业也是因他而起,他也留下了大量的工业遗迹,在生态修复过程中也应该考虑到这个。总体来说东部平原,具有复杂性,动态性,离散性。面对这样量大面广的采矿基地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站在城市角度来看,他们对城市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很多类似的城市都是“因矿成城”,他对城市的影响是多方面的,生态的,经济的,包括社会的,他与城市的发展是息息相关的。

中国的城市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空间在发生变化,人口也在发生变化,矿区也是一样。一方面城市发展,大量的农业用地变成城市用地,另一方面城市大发展正是一个对能源大量需求的过程。我们现在限制采矿,但是在十年前,我们真的是有能源就挖。实质上他是收到了双方面的影响,一方面是煤炭开采的影响,一方面是城市扩张的影响。早先矿区还远离城市,但是现在事实上,城市在走向矿区。从另一个方面,因为我们对能源的需要,采矿活动也在继续。因为我们对能源的大量需要,导致了能源的大量开采。景观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生态空间也变化。

另外一个方面,采煤对中国造成的影响由来已久。健康的城市发展过程中我们必须面对众多的采煤塌陷地,或者是采煤活动受影响的遗留地,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我们国家最近出台了很多政策,比方说全国资源型城市发展的可持续规划,包括所提出的工矿用地转化成城市用地。长期以来我们对煤矿区的采矿基地,我们在进行复垦的过程中,我们都是只是做土地复垦规划这都是以项目为主导的规划。当新的政策提出来,我们不仅要把他们恢复到原来的利润用地,也可以恢复到生态用地。这也是我今天谈的主要的话题。

采矿基地的修复是近几年来比较热的话题。这是一个城市在没有进行采矿之前它所拥有的生态体系,我们用绿色基础设施来标注他的话,他相对应该有一个完整性。在遭到破坏后,我们可以考虑重建绿色基础设施,在这一概念引导下,我们甚至可以使这个城市的绿色基础设施在修复之后优于原来的状态。采矿基地甚至可以提供原来没有的动植物栖息地。

我们以徐州为例看看修复之后,对这个城市绿色基础设施会有哪些贡献。我们想把有问题,有污染的采矿基地恢复过来,以绿色基础设施优化为引导的修复。可是我们回过头又会问,这些采矿基地合适吗,哪些采矿基地合适呢?这样我们需要讨论,在城市GI引导下的采矿基地生态恢复研究。

什么叫绿色基础设施,我们可以考虑一下城市里的绿色基础设施,城市的绿地被称为城市的生命线。绿色基础设施与灰色基础设施等同重要。我们在对他进行考虑的时候也要有全局的观念。在对采矿基地进行恢复的时候,我们是不可以考虑生态优先,而不是建设用地优先,工业场地优先。这样的修复需要多少人参与,仅有风景园林师做不到,仅有生态修复师也做不到。根据我的经验,市长在做决策的时候也希望听到我们的声音,但是很多时候是因为我们的数据分析不够,不够支撑我们的观点,如果我们有更多的数据分析放在她的眼前,他也会变得更加理性,他也会接受我们的声音。

先期条件搭好,接下来我们如何进行判断一块采矿基地是否是合适的。我们不能看到一块地上有草,我们就要把它进行生态优先。实质上我们应该按照绿色基础设施评价体系来进行一个整体的评价,这不光包括它的外部,也包括它的内部,看他是不是对我们的城市有贡献。

对于到处都有的采矿基地,我们要从他的内部来看,他是不是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空间,如果不把他补起来可能会造成整个城市的绿色基础设施不完备。在这样的背景下建立一个理论体系,来进行分析,最终形成采矿对GI的贡献。我们通过贡献度这样一个概念来考虑我们应不应该把他纳为生态建设用地。城市是很需要建设用地指标的。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从不同方面进行讨论。完成之后可以看出他对徐州市的生态重要度的情况。仅有这个还不够,还要有连通性,对于绿色基础设施的重要性进行评价,我们进行了数据模型分析。这两者同等重要。我们最后得到了整个采矿基地对于徐州市的重要性,贡献非常大的占了25%,因此在这样的分析下,有的地方就是需要变成生态用地,有的地方还是可以变成建设用地的。

可是我们分析之后,他们可以实现吗?有的地方只要政府关注,有钱,有的地方就可以做到。有的地方不可以。我国空间规划体系——三规合一,因为我们的规划是被不同的人指定的,但是对于采矿基地,我们很多时候面对的是无规可依的情况。我们有非常完善的土地利用规划——有多少各种性质用地,我们还有绿地系统规划,但是这些几乎都不会考虑到非城市建设用地之外的用地。城乡之间缺少联系,我们需要思考。国外在这一过程中,景观规划师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中国也应如此。我国在宏观、中观、微观视角下也应有一个完备的规划体系。

编辑:Ellen
标签:常江城市GI采矿基地生态恢复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