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建筑师正面临丢工作 也怪他们努力的方向不对

图片来源:互联网

墨尔本设计公司Elenberg Fraser是澳大利亚最有名的公寓设计事务所之一,最近它有点头疼。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道,随着新一年经济形势的改变,ElenbergFraser马上就要履行一个规模不小的裁员计划。

2016年,Elenberg Fraser的许多项目都地处维多利亚州,其中最主要的是高达79层的香水集团大厦Premier Tower,灵感来源是碧昂斯在一首歌曲MV“Ghost”中的身材曲线,本周三,Premier Tower终于破土动工,但就在开幕上,公司高层Callum Fraser就表示,该项目将在现有职工245名的基础上进行裁员。

裁员是因为伴随着这座大楼方案的一再动荡。从2014年计划出炉时,Premier就一再地更换方案,从早期的90层持续减少为78层,最后才定为79层。这导致这座建筑本来可以创造的新城市高度记录不复存在,Elenberg Fraser因此也决定对人才队伍进行调整。

图片来源:互联网

在Fraser的公司中,现在墨尔本共有140名建筑师,布里斯班有30名,越南还有75名,但裁员行动只会发生在墨尔本。

维多利亚州近年来的大型建筑项目差不多都将结束,事务所能接到的案子变少了,而州政府最近又推出了统一的放贷紧缩政策,这让澳大利亚的建筑业流失了不少的投资者。

Fraser对此事的评价甚为严重,他对《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说:“建筑师正在流血而亡。”而这样的状态不会只是一个人或一间公司的,是整个行业的,“下金蛋的鹅已经死了,每个人都会在沟渠中挣扎。开发商也不可能为大型项目找到债务融资,除非他们有通向离岸资本的康庄大道。很多在市场巅峰期买下土地的开发商现在都在找非商业化的项目。那些项目也都还没开始。”

图片来源:互联网

同样流血的还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设计公司Woods Bagot,去年已经裁掉了58名建筑师。Woods Bagot给出的理由是建筑业发展情势在全球大范围内的变化,首先是中东的建筑市场持续衰退,而欧洲和中国又同时放缓。在2017年1月初的伦敦男装周期间,可以看到伦敦的多处建筑出于半施工状态。Bagot称伦敦的项目由于政治原因也多停滞了。

但这并不意味着建筑业毫无机会可寻。事实上近年来,澳大利亚本地市场一直在逼迫设计公司转变盈利的思路,房建的新兴市场可能不再是那些大型传统商业建筑,而客户们的需求也变得越来越个性化。

图片来源:互联网

比如公寓建设由于宏观调控虽然放慢了步伐,但是别的公共领域建筑是可以填补这个市场空缺的。澳大利亚现在有许多服务于混合型功能的交通枢纽或其他基础设施型的项目有待设计公司参与。而在海外,即使英美致使国际市场存在许多短期的不确定因素,但社会依然需要更适应全球化的创新型建筑。

Woods Bagot的伦敦公司首席行政官Nik Karalis说:“在美国,所有的机场都没办法解决增加飞机流量的问题。但城市化和旅行的势头依然在促进全球经济的发展,这也将促使建筑进入新的阶段。”

图片来源:互联网

在这样的新形势下其实也是适者生存,一些思维灵活、转型较早的建筑设计公司做到了保持业绩和人员的共同增长。Cox Architecture就把自己的工作方向定位为基础设施的更新,它过去做了不少体育场馆等建筑,建筑师的数量也从去年的263增长为302个,不降反升。

GHD Woodhead也和Cox的路数相近,这家公司的注册建筑师也在增加,而维持公司增长的来源就是医院、航空楼、地铁、巴士车站、研究和国防中心。GHD希望能于今年在悉尼和墨尔本扩展业务。

这些基础设施的兴建将比以前更注释人们的体验感,设计这种类型的建筑只有10到15年的经验,对建筑师的要求也更高,所以付给他们的薪水也更多。

不过这对于像Elenberg Fraser这样曾经高度依赖公寓型建筑的公司来说,也提高了转型门槛。Fraser近年来也加大了对年轻设计师的培养力度,但这需要不少的成本预算,况且是否能留住他们还需要更多的钱。

编辑:Ellen
标签: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