隈研吾:建筑就应该像青椒肉丝一样

B=《G&Q》

K=隈研吾(Kengo Kuma)

B:传统手工艺和现代建筑设计,会有矛盾么?

K:我觉得并不矛盾。虽然对于很多日本现代建筑师来说,现代建筑就是要用混凝土、玻璃等现代材料制作,但是我觉得这个想法只是他们认定的死理。所以我只是把大家认定的死理给打破了而已。当我开始设计能够将两者融合在一起的现代建筑时,主流还是安藤忠雄设计的现代建筑。不过有趣的是,无论是批判的人还是赞扬的人,都没有,似乎大家都在保持安静,看着你究竟可以捣腾出一个什么东西。

B:当客人的需求和你的设计理念相违背的时候,你会怎么处理?你在中国也有不少的项目,比起日本客人,中国客人应该更喜欢“显眼”的建筑吧。

K:如果客人很希望做一个“显眼”的建筑,我一般不会很激烈地和他们起正面冲突,而是在关于建筑物的讨论中,慢慢地改变客人的想法,让他也赞同我的设计方案,这是我还蛮擅长的事情。我是一个不喜欢暴力的人,所以也不愿意很强硬地把自己的意见强加在谁的头上。安藤先生的时代,暴力的建筑可能是主流,当时的人们也认为,暴力的现代建筑才是好的建筑,但是,现在的时代,早已经不是暴力的时代了。而且我也一直认为,暴力的建筑是给人们带来麻烦的。中国客人比日本客人更喜欢显眼的建筑,这是一种文化上的不同,在理解的基础上也是可以慢慢说服和调整的。不过就算是文化背景相同的日本,客人们也都是会有着各种自己特别的喜好和要求的。

位于北京故宫附近东门前的老四合院,经过隈研吾的改造,成为一个兼容新式建材和传统风情的茶室

B:最近你在北京的 Tea House 项目中,用了不少高科技材料,这和以往崇尚自然建材的想法相悖么?

K:我其实并不是那么一味地追求自然建材,我不喜欢的是使用混凝土和铁等属于 20 世纪的传统建筑材料。这些材料,在和人的接触中,冰凉坚硬,一点都不温柔。但是比如塑料、木材等,既保证了采光等需求,又保证了人们在实际使用中与建筑接触时的“温柔度”。

B:听说你一直在做一个叫作“East Japan Project”的项目?

K:是的,这是一个关于 311 日本东海大地震之后的复兴项目。2011 年 4 月 2 日,我在海啸后的几天里就去了灾区。去的原因是因为想亲自看一下之前在那里做的建筑项目有没有受损。虽然万幸的,我造的那个建筑物并没倒塌,但是当时那个地区几乎所有的房子都处于一片泥泞之中。于是,我就决定开始做“East Japan Project”这个项目。最近,在南三陆的商店街很快就要建成使用了。我们收集了很多损毁房屋的建材去建造大家都会使用的商店街,希望这个公共空间可以给人们带来一些活力——无论对于没有搬迁走的当地人,还是为了支援当地而搬来的新居民们。

B:这场地震,对你有什么影响么?

K:我觉得是更让我坚定了做“败北的建筑”和“不显眼的建筑”的想法吧。比如说这个南三陆的商店街,我就觉得,即使不那么显眼,只要当地人喜欢,能够很开心地使用,能够聚集人气,那么就可以了。不显眼的建筑也是有价值的。我希望哪一天,我可以做出不显眼到杂志也不愿意刊登的建筑作品来。(笑)

B:无论多么不显眼的建筑,都还是能够被看到的,那怎么办呢?

K: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因为无论多么不显眼,完全消失这件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所以,对于这个事实是否有完整的认知,就是一个关键的问题。我把这个称为“有罪的意识”,我一直是抱着“有罪的意识”在工作的。有意识和没有意识,是完全不同的。在日本,很多传统的木造建筑依山而建,几乎和周围的自然环境融为一体,其实很早就做到了“不显眼”。我在设计和建造现代建筑的时候,希望通过运用当地的自然材料、传统工艺以及职人师傅等元素,与我设计的建筑物自然有效地融合在一起,做出“不显眼”的现代建筑来。虽然现代建筑和很多在地的元素可能会有冲突,但是我希望能够尽量自然地将它们融合在一起,以一种并非强硬拼凑的方法。这样的做法,会花很多的时间,但是却是我心甘情愿地去花费的。

B:你在不同领域的设计,设计理念是相同的么?

K:是的。我希望自己设计的东西可以有“轻盈感”,人们在并不那么大的房子里生活,但是生活得很舒适;使用的生活用品不那么花哨或设计感十足,但是功能性和视觉性的平衡感很好。一切都不以“伟大”和“显眼”为目的。我至今已经设计过建筑、首饰、庭院等等。希望接下来有机会能够设计衣物服饰。

B:日常生活是怎样的呢?

K:一年中一大半的时间都是在工作和旅行,无论是海外的还是日本国内。晚上,通常是一边喝酒一边商量工作的事情。酒和食物都是我非常喜爱的。我觉得食物其实和建筑有着很相似的地方,经常能够从中得到各种灵感。比如说中国的青椒肉丝,在炒制之前,所有的食材都要切成同样大小,这个步骤可以保证食材在翻炒时受热均匀,获得最好的口感。而我在设计和建造建筑物的时候,通常也会尽量使用同样大小建材,这不仅可以保证施工上的便利,也可以获得自然的视觉美感和使用舒适度。人们对于同样大小的材料,通常更容易接受,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比如说日本在冬天时经常吃的暖锅,里面的食材也通常要切成同样的大小,无论是白菜还是年糕,这样一来,除了烹调加热方面的便利之外,更在入口的时候,让人感受到自然的舒适感,从而可以品尝出更多的美味。不过,家庭料理之外的很多日本料理,更讲究视觉上的美观,所以并没有按照这种方式来进行切割配菜。相比之下,中国料理更为朴素实在,是一种真正让身心愉悦的美味。

编辑:Julie
标签:隈研吾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