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小人物而设计——阿尔瓦•阿尔托

Viipuri图书馆翻新项目

白雪纷飞的平安夜,玻璃窗阻挡了屋外的严寒,或是和家人,亦或是同朋友,坐在那烧得通红的炉火旁,充斥在心间的是无尽的感慨和遐想。感慨于一年的点滴经历,幻想着明天一觉醒来,圣诞老人早已把礼物放进了床头的袜子中。

有人曾跟我说过,“圣诞节”这三个字,不需要太多的气氛营造,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修饰,本就是一个温暖的词汇。

我想,圣诞节期间全世界最温暖的地方,莫过于此——66°32'35",北极圈,罗瓦涅米,拉普兰,芬兰。这是传说中圣诞老人的故乡——“圣诞老人村”。童话中所有的美好在这里变成了现实。

今天,我们不谈圣诞老人,不聊这个世界上唯一设在北极圈上的省会“罗瓦涅米”,而是要带大家认识这样一位建筑大师。他在圣诞老人故乡——罗瓦涅米经历二战破坏后,重建城市;他倡导人情化建筑理论,关注建筑与环境以及人的心理感受;他,就是阿尔瓦·阿尔托。

“只有当人处于中心地位时,真正的建筑才存在。”——阿尔瓦·阿尔托

Riola教堂

阿尔瓦·阿尔托,芬兰现代建筑师,1898年2月3日出生于芬兰的库奥尔塔内小镇,1921年获得赫尔辛基工业专科学校建筑学学位。1923年起,先后在芬兰的于韦斯屈莱市和土尔库市开设建筑事务所。1955年阿尔瓦·阿尔托当选芬兰科学院院士。

阿尔托曾说:“标准化,并不意味着所有的房屋都一模一样,而主要是作为一种生产灵活体系的手段,以适应各种家庭对不同房屋的需求,适应不同地形、不同朝向、不同景色等等。”正如他的创作思想,灵活运用标准,适应人的精神需求。

阿尔托主要的创作思想是探索民族化和人情化的现代建筑道路。创作范围广泛,涵盖从区域规划、城市规划到市政中心设计,从民用建筑到工业建筑,从室内装修到家具和灯具以及日用工艺品的设计等各个方面。在阿尔托的诸多作品中,非常注重对文化背景、建筑场地、地形环境以及声光的充分考虑,处处体现着“为小人物”而设计的理念。

众所周知,简洁、实用是芬兰设计作品的共有特点,而这简单的背后,构思巧妙成为了芬兰设计的精髓。阿尔托的建筑设计平面灵活,使用方便,结构构件巧妙地化为精致的装饰。外观造型娴雅,空间处理自由活泼且有动势,使人感到空间不仅是简单地流通,而且在不断延伸、增长和变化。

芬兰人更擅长利用自然资源达到设计目的,在阿尔托的设计作品中同样可以找到关于自然的暗喻,设计的建筑总能尽量利用自然地形,融合优美景色,整体风格淳朴自然。

设计经历——三段时期

1923-1944 第一白色时期

创作主要围绕欧洲的现代建筑,结合芬兰当地的特色。作品外形简洁,多呈现白色;建筑利用当地木材饰面,内部采用自由设计。

代表作品:

帕米欧肺病疗养院(1929-1933,帕米欧)

1956年意大利,阿尔托在演讲中,这样描述帕米欧疗养院——

“建造这座建筑的主要目的是作为治疗的工具。治疗的基本条件之一,便是有一个完全安静和平的环境。房间的设计完全考虑到病人的感受:顶棚的颜色温馨;布置灯光照明时,注意避免病人在卧床时产生晕眩;顶棚上设置暖气;自然风通过高窗进入室内;水从水龙头里流出时没有噪声,确保不会影响到隔壁。”

二十世纪20-30年代,芬兰在医疗卫生设备方面突飞猛进,当地建立起了很多中央和地方性的医院,肺结核疗养院和心理医疗机构应运而生。阿尔托很早就开始关注到这类公共建筑,他只在一次医院类的设计比赛中获奖,那便是帕米欧结核病疗养院。

疗养院细致地考虑了病人的需要,每个病室都有良好的光线、通风、视野和安静的休养气氛。建筑造型与功能结构紧密结合,具有理性逻辑的设计思想。疗养院外部构造简洁、清新,给人以明快、乐观的启示,阿尔瓦·阿尔托也因此成为了国际建筑大师。

疗养院周围是一片树林,用地没有很多限制,建筑师可以自由地布置建筑的形体。

整个建筑依地势起伏铺开,与周围环境和谐统一。建筑整体采用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线条简洁。长条玻璃窗重复排列,形成干净简洁的韵律。

建筑的色彩也经过细致研究。最底层采用黑色花岗岩,和白色墙面形成强烈对比,阳台的玫瑰色栏板使得建筑简洁的线条充满跳跃的动感。室内采用淡雅的色彩,充分考虑到了病人的起居需求。

由于该地区冬季漫长,日照短暂,令人感觉压抑。北欧盛产的木材和红砖能给人以温馨的感觉。大尺寸的顶部圆筒形照明孔,一方面可以当作引入日光的天窗,另一方面又成为黑夜时的人造光源,在人的心理上营造出一种太阳未落的感觉。

阿尔瓦·阿尔托总是把“小人物”的利益作为衡量建筑的标准。他认为治疗环境是医师和建筑师共同作用的结果,这些对治疗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在设计中每一个细部处理都是从环境与生活出发,尊重医生的意见和心理学的研究成果,同时还结合自己在医院的亲身体验。因此,他在设计著名的帕米欧座椅时,没有按照工业生产标准或是审美要求,而是从如何使病人的呼吸更顺畅、舒服的角度,设定椅子的弯曲程度。

帕米欧肺病疗养院,不是单纯追求理想化和抽象化的造型模式,而是真正站在病人的角度营造空间,这大大扩展了功能主义的具体内涵。

1945-1953 红色时期

创作已趋于成熟,这时期他喜欢用自然材料与精致的人工构建相对比。建筑外部常常采用红砖砌筑,造型富于多边。他还善于利用地形和原有的制备,室内设计强调光影效果,将球抽象视感。

代表作品:

珊纳特赛罗镇中心市政厅(1950-1952,珊纳特赛罗镇)

这时期,阿尔托的主要活动依然在芬兰地区,开始越来越多地涉及到城规、社区规划和建筑组群设计等。他的规划设计避免了大部分建筑设计师过于刻板和理性的倾向,而是利用绿化,建筑材料的亲切感,功能区的交错处理来解决群组问题。

阿尔托曾在1944-1947年间为珊纳特赛罗地区进行总体规划,1949年以古罗马元老院为题的阿尔托的参赛方案在市政厅建筑设计竞赛中获胜,当时的评审委员会对阿尔托的参赛作品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他们认为阿尔托的设计表达了公共建筑的纪念性的同时,又是温暖而舒适的,阿尔托对场地内建筑的布局、材料使用、空间组织进行了细致周到的考虑和处理。建筑于1952年竣工,它是阿尔托最令人称赞的作品之一。

全部采用简单的几何形构筑,屋顶采用坡面,与众不同,具有现代主义的建筑特色以及高识别度,而材料则是截然相反,运用本地素材,木头、红砖、黄铜等,让建筑又结合了传统文化的特点。

在设计市政厅竞赛时,阿尔托曾说:“一个建筑以某些神秘的方式包围的内院带有强调社区作用的韵味”,他使用“一”和“凹”形的两部分建筑围合而形成一个内向型的院落,这无疑为社区人们营造了交流和活动场所。阿尔托解释说:“我在设计中把封闭的内部庭院作为主题,是因为通过这种神秘手法能强调政府机构的功能。在政府机构建筑中,庭院起着和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古希腊、古罗马的庭院一样的重要性。”

内院的设计亲切而安静,雕塑、水池、以及一些低矮的开花植物,硬景和植物软景搭配得当。在建筑东侧入口处以及西侧的墙面上顺着竖杆爬满了藤蔓植物。除此之外,东侧门厅旁的一块面积不大的砖石地面,基本以草地覆盖。对院内的营造,给人以加的感觉。

室外和室内的主要材料是裸露的红砖。红色的粗糙的墙体掩映在葱葱郁郁的绿色中,使得建筑与自然环境即形成强烈对比又密切相融。这不仅与当时芬兰战后资源贫乏有关,也是阿尔托对意大利古镇风格的迷恋,“将乡土的和古典的形式融汇到一种原始且更真实的表现形式之中”。

1953-1976 第二白色时期

这时期建筑再次回到白色的纯洁境界。作品空间变化丰富,具有流动性,发展了联系空间的概念,外形构图重视物质功能因素,也重视艺术效果。

代表作品

卡雷住宅(建于1959年,巴黎郊区Chevreuse山谷)

卡雷住宅的主人事著名的艺术商路易斯·卡雷,1956年在威尼斯双年展上与阿尔托相识,对阿尔托的建筑作品格外着迷,阿尔托对于材料的使用以及体量的比例关系,尤其是阿尔托对材料质感的敏感运用,在卡雷看来,简直是“诗意的禀赋”,于是决定委托阿尔托来设计自己的私宅。

小山上的橡树林主导着周围的景观,阿尔托建筑理念的出发点也是基于自然环境。在建筑室外效果方面十分用心,私宅的高度相当于长宽的五分之一,这样让建筑物与地面自然亲近,避免使建筑物与周围自然形成对立而突兀,更好地使其融入大自然中。

屋顶采用蓝色的石板,部分外墙采用灰色石灰石,它们共同构成了室外的色彩基调。白色的墙体掩映在绿林之中,微倾的屋顶延续了地表的坡度,构筑材料的精致搭配与自然环境显得浑然天成。

阿尔托的设计作品总能带给人亲切感,不止于对材料和颜色的把控,更在于他对空间的组织规划。卡雷住宅很好地体现了流动空间的构成。采用隔断、上升以及下沉空间等形式,很好的体现出联系空间的概念,让空间转折舒缓,不刻意分割,使空间富有变化和延伸感,提供了一种与众不同的建筑体验感。

室内,阿尔托采用曲木设计,与建筑有机结合,体现出人与自然的和谐。

阿尔托的内心,芬兰传统的精神扎根于其中,并且深深影响着他。有机的建筑材料,运用天光和周边自然环境,完成卡雷住宅的设计,不论是从设计还是艺术角度,这个私宅作品都可堪称经典之作。

"艺术中只有两种情况,富有人性化和缺乏人性化。仅有形式,或者仅靠一些细节并不足以创造出人性化。现今,我们已经有了太多肤浅而糟糕的现代建筑。”阿尔托曾这样说。回归人性化的作品,才最能打动人心。与其说阿尔瓦·阿尔托是个建筑师,他更像是温暖人心的心灵大师,大抵也只有这样的设计师,才能用最朴实自然的手法,重塑那象征美好和希望的圣诞王国。

编辑:Ellen
标签: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