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赫拉城博物馆

古老的穆斯林遗迹不仅暗示着与那些1 000年前的构建者之间的对话,还包含着与考古学家的耐心工作以及周围耕地景观之间的对话,对他们来讲,遗迹的几何性具有一种意想不到的抽象特征。然而,博物馆考古遗址的区域,扰动了这种感觉上的反差。 

一方面,对于探寻遥远过去的渴望,已指向通往科尔多瓦山脉的整个景观;另一方面,新建筑的混乱增长又潜藏在整个老城区。我们最初的反应取决于我们抵达现场的第一印象,我们建议不要在这样的景观中建造。 

在这样一个有待开发的巨大场地范围内,我们决定像考古学家一样工作:不是建造新结构,而是在地面以下发掘,仿佛时间隧道一直被隐藏在下面一样。以这种方法,方案呈现出地下博物馆的首层平面,通过一系列的虚实空间、有顶区域与庭院的咬接,引导着参观者的路线。主要大厅通向一个巨大的方形庭院,这是一个回廊院,围绕它组织了主要的公共空间:集会大厅、自助餐厅、商店、图书馆和展厅。一个纵深、拉长的庭院明确地连接着不对外开放的使用区域:管理部门、保护工作室和研究区。最后的庭院延展到博物馆展区的外部。存储区被设计为一个巨大的顶部采光空间,混合了展览和宣传的公共区。方案的理念赋予其扩展的可能,可以增加临时展厅,仿佛是新挖掘的一样。 

新博物馆在建筑和古老的阿拉伯麦地那景观之间几乎建立了不易察觉的持久对话。博物馆的双矩形平面与城市同构,花园唤起了对于挖掘几何性的抛弃, 混凝土墙和耐候钢屋顶反射着白色、红色以及哈里发城的灰泥墙颜色。光、影、纹理和体量,浓缩了考古遗迹中可感知的丰富性。 

扎赫拉城博物馆默默地出现在这个景观中,仿佛是在地下发掘出来的,在今后的几年中它将继续与倭玛亚王朝的老城共生。

图片来源:互联网

图片来源:互联网

图片来源:互联网

图片来源:互联网

图片来源:互联网

图片来源:互联网

图片来源:互联网

编辑:Ellen
标签: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