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4.0视角下的家具设计

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院长 娄永琪

娄永琪:工业试点,德国人做得特别厉害,就是把信息化和制造结合起来,就是智能制造。与此同时,我在参加我们顾勇强院士的在读课题,我们在做一个叫做《设计3.0的研究》大体来看,这个不是我的理论,是一个科学家的理论,顾勇强院士做的理论的,他把设计分成三种设计:一种是1.0的设计,第二个是2.0的设计,第三个是3.0的设计。1.0设计所对应的是农耕时代,我们想工业美术,我们讲工艺美术的设计,一开始不管大家去看,这个中国的也好,我们去看欧洲的起源。我们去看希腊,上个月我在克里特岛,看希腊文明的起就发现,他们公元前的四世纪,这个时候的工艺已经到了非常高的点。如果我们到上海博物馆去看,商周的青铜器,那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个是一个非常高的工艺水平,和一个技术水平。

第二个时代是工业时代,就是大机器时代。我们经常会把瓦特发展的蒸汽机作为工业时代的象征。制革时候,也就是我们学设计的来讲,就是现代设计的理念。为什么在中国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设计走的相对来晚一点。一方面是中国文化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很支持工业化。大家都知道,我们一直是把所有的事物分为本和木。实际上什么是本,一看这个制度就知道,本就是种田。其他的事情就是木,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是重农避商。

所以在中国的发展过程中,工业化、商业化,实际上在文化上,他不会支持。所以也是这样一个原因,就导致了现代设计,所以现代设计在中国不好发展。当然实际上在40年代的时候,当时包豪斯已经影响到了大学。我们三个创始人,50年代的时候,他们大学三个创始人,一个是学生,第二个是文契先生,他是从奥地利归来的,荆青苍先生是德国归来的。他们把包豪斯引入到当时的建筑系,我们设计到09年里面才从建筑里面分出来的。在这么大一个背景下,我们也知道,需要非常大的魄力把这个包豪斯藏品给买回来。所以大家非常惊讶,在包豪斯的博物馆你们可以看到当时的零件,这是2.0时代的设计。第一次工业革命和第二次工业革命,大量的设计师,和批量制造系统,现在实际上我们正处于一个支持网络时代,这个时代从以前的高度,依赖于物质环境的世界,信息支持与素质,变成了最核心的词。

大家都知道,马云在搞路演,大家也很兴奋,中国终于在互联网企业里面,在世界的版图里面,这个蛋糕越做越大。实际上,马云是做什么的,你说他这个公司里面有设计吗?当然有设计,我们现在跟阿里巴巴合作,我们做一个同阿里和OS的生活体验中心。实际上做了很大的一个工作。它实际上是跟非物质的设计在一起。

在这一块的设计,在支持网络时代的设计,按照工业式的说法,他归结为这三版本的设计。也就是他不完全在走,那么这一个设计1.0、2.0、3.0的净化,跟我们今天讨论的家具有什么关系?

第一,我们家具的生产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也就是说,以前家具,在1.0时代做产品家具,基本上依赖于手工,比如中国引以为豪的红木家具。不管是舒适的也好,静式也好,大量的依赖于手工。这个时候,师傅传徒弟,徒弟再传徒弟。我记得一个片子,国外讲一个父亲是手工做家具的,儿子非常成功的借助了工业化的力量,生产批量制造的家具,父亲一直看不起儿子,觉得这个家具是没有品质的。大家知道宜家,宜家的家具是大量的批量制造,他的价格比较低廉。这个世界仍然是一个对比,经常高品质的东西,一定意味着大市场。

就音乐而讲,推敲的声音是最好的,推敲比CD的音效好,CD比MP3好,推敲被CD跟搞下来了,MP3把CD搞下来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比较有意思的。这个是2.0时代,这个是大量工业的时候,因为批量生产,这个成本就可以降下来。

这个时候他跟政治是有关系的,大家花中等的钱,可以享受一好品质。美国人在50年代说,什么是好设计,当时北欧的设计影响美国。实际上就是通过这个时候搞设计展,也不是说大家要花很多的钱,宜家也是这样,宜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得到这么大的生产,这个要感谢批量生产带来的生活品质。

到了3.0时代,发生了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生产过程可能发展了变化。以前批量生产是什么概念?批量生产就是去制造一款通用性产品,他可以满足尽可能多的人的需求。我们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教授,叫约里奥·库卡波罗,那个去年我们莫家老师在我们同期的时候,跟库卡波罗大师做了一个设计60周年的设计回顾展。展示了他从50年代设计的所有家具。这个里面最有意思一部分就是,布达斯他做的这个家具,他最早把人体工程学,用到家具设计里面。他做的家具,简单讲,一定是研究你人体的区别,然后去找到一个尽可能多人的坐上去多的一个曲线,他自己设计一个逻辑,尽可能的调整。但是这个是经典案例,但是在过去我们要知道,他得到了一种最优化的结果,实际上他可以这样讲,他只占1%的人坐下去舒服的,另外99%的坐上去是比较舒服,不是最舒服。这个99%是一个妥协的艺术,到了一种最高水平的妥协艺术。

但是现在,因为整个生产流水线智能化了,他就会有人性。假设这个椅子曲线的,每个人最舒服的曲线是不一样的,以前个性化的要求是不可能融入到这么大规模的生产中去,因为成本实在太高。现在当你的制造智能化的以后,把你用户的数据输入进去了之后,你可能在同一条流水线上,生产出完全不一样的椅子。或者是带有参数的椅子。大家知道在汽车工艺上面已经做到了,奥迪在好几年前,说这个事已经是6年前,流水线上出来的每辆车都可以不一样,他的选装件不一样,但是他的生产平台是同一个。

所以对于家居来讲,把智能化和生产过程结合的话,这个很有可能会实现。

图片来源:互联网

第二,在制造手段上,每一次家具的核心,往往离不开生产材料。我相信莫老师,虽然他现在做了非常多的现代家具,用现有的,他现在在做非常多的研究,花在新材料的研制上面,碳纤维。这些新的材料怎么用,我们知道在家具市场,材料有非常重要的角色。著名的潘顿,当时威尔德在设计飞行椅的时候,他拿木头要搭一个飞行椅,要保持一种新的纯粹,他在木头看不见的地方,自己做了一个支撑,你一看就是一个V型,实际上他工艺达不到,因为他的材料、木头是做不到困住了,而且他的强度也做不到,可以这么纯粹和简精的来完成支撑。但是后来潘顿团队就说,既然用了这个高强度的技术,设计潘顿。我刚才讲的,库卡波罗60年代设计,60年代的设计的时候,当时被评为最舒服的椅子,他的评委是世界说最著名的评委团,评世界上最舒服的椅子。但是那椅子,不完全是流行元素进去,他最伟大的是他当时是最早的玻璃钢家具。这个是过去的历史。

如果我们看现在,未来的。其实越来越多的新材料可以用到我们的家具制作行业里面,如果新材料一进来的话,家具的其他的形式,到他的审美,都会发生变化。你很难想象玻璃钢做到家具之前,家具怎么会这样。现在大家都能接受,原本家具就应该是这样。有第三点的变化,一个就是制造方式。现在越来越多的分布式的制作,当最典型的艾利就是3D版,我们学习大概有多少台3D版,大大小小有7、8台。3D打印,特别是是桌面的打印,我更愿意把他看成未来可能制作的原形。上个月上还有一个新闻,讲3D打印房子,其实这个在我们学院里面,有很多老师在研究3D打印。这个东西出来了以后,他改变整个生产方式及也改变了整个商业模式。生产方式是什么模式。就是这样一椅子,以前是到一个个小的材料拼接起来的,然后我们怎么来设计他的每个零件。到了未来很可能这个椅子是打印,这个3D打印用的范围之广,他有打塑料的,有打金属的,有打生物细胞的。最疯狂的就是有人拿3D打印打牛肉,这样就不用养牛。直接用生物细胞培养起来了以后,用3D打印。

这个世界是不是我们要的世界,我不评论,我在想,我们的技术在发展改变。他在很大程度的影响商业模式,之前我们在讲的3D打印影响商业模式,一个是个性化,这个模型上来以后,每个人可以对它进行修正。我告诉他,这个是我的纸屑,我希望这个地方,在我要的地方你可以精确到毫米,你就可以对这个膜进行修正。对它来讲,小批量、个性化,对3D打印来讲,眉间产品不一样,成本不一样。对于机器化大产业化,成本就有变化。

另外一个变化是制作方式,他不存在节点。现在很多材料的3D打印,他可以把金属,饲料做成不同材质的材料,在同一个打印机里面打印出来。这个现在听起来有点奇怪,但是这个跟我们20年前享受激光打印是一样的。我想我们在接受彩色复印的时候,有一个经历,那个时候复印彩色的要拿身份证登记。他怕你去复印钞票。到后来,激光打印出来的以后,这个不用登记了。其实技术我们现在想,20年后,30年后,3D打印机,你家来要打一个眼镜三个什么,都可以打印。

第三,商业模式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以前的版权保护,你是宜家的,你只有在中国的某一个定制厂生产出来,他才是正宗的,全世界只有这一个生产。但是以后会是什么了,第一可以在往上在线购买,你随便在一个网站,你可以在全世界1万个3D打印店里面,你就可以获得某某正宗的东西。这个商业模式发生巨大的变化,以前的话,在一个中国的制造厂生产。第二个他的成本比较低,然后运输到各个需要的地方,比如说中国生产的宜家,可能出现在瑞典的宜家商城。那么以后可能不是这样的模式,核心的地方,设计在一个地方设计,全部是网络上传输,然后在就近的点进行打印。大家可以想一想,整个物流,整个商业模式,其实都发生了变化。

那么在我讲的这些,都是围绕我刚才讲的三点,可能会发生的一个情景,我觉得这个可能是家具行业对未来,很有可能是一次重新洗牌机会。这个是传统家具来里面,我觉得做得非常棒的产品。但是到了未来,还有新的商业机会,再出现,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里面,我相信有做家具的人士,我相信有设计师,未来的住户研究者,制造商,甚至包括媒体,如果我们知道这种可能性,我相信未来在座的大家一起创造的。

编辑:Ellen
标签:家具设计智能家居工业4.0娄永琪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