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伟敏:建筑有个性不等于“丑陋怪楼”

建筑是凝固的音符,构成一座城市的面貌和性格。苏州“秋裤门”、抚顺“生命之环”,网络上,各地出新出奇的标志建筑往往能成为热点话题。最近,某建筑网站评选出“2012年中国十大丑陋建筑”,又把这一话题推向高潮。而记者了解到,无锡县前街一幢帆船造型的大厦,也曾入选“2011中国十大丑陋建筑”,并成为外地网友嘲笑无锡的靶子。

这些网友们吐槽的“怪楼丑楼”,真的是因为设计师“脑子进水”?记者日前采访了著名建筑学者,江大设计学院前院长过伟敏教授,请他发表一些专业的观点。

审美有阶段性

“我并没有觉得这楼有多丑,”谈起县前街上的那幢“著名大厦”,过教授认为,这可能是它的周边都是造型低调的大楼,自身有些夸张的造型就格外惹眼。这栋楼的造型放在一线城市根本不算什么,建筑是凝固的,但人们的审美却是有阶段性的,建筑如果超越了审美阶段,就可能不被接受。

“建筑都有时代特征。”过教授解释,上世纪80年代南京金陵饭店建成后,顶楼设计了一个旋转餐厅,一时间成为建筑界时尚。当时的人们看来,在楼顶加一个圆形的旋转餐厅可以最大限度利用好楼顶的大视野,非常适于打造餐饮聚会场所。此后,很多建筑都喜欢在楼顶上做了一个这样圆形的“马桶盖”,无锡市中心就有好几栋这样烙有明显时代烙印的大楼。

提起建筑路上国家集成电路设计中心的温德姆豪庭大酒店,被人们认为是对央视“大裤衩”的模仿。过教授也不以为怪,“建筑代表城市的一种思想,北京的建筑尤其是一种姿态”。开放的年代,建筑的外形随着人们的理念而逐渐变化,开始求新求异,北京尤其是新理念接受的先锋。但凡北京某新奇的建筑外形面世后,各地总会有追逐者。外形怪虽怪,也是时代的产物。

建筑外形要以功能为前提

天安大厦在崇安寺旁,外观呈梯田形式逐级下降。该大厦被网友们戏称为“墓碑”,附近的摩天360则被戏谑为“削尖了的铅笔”。

过伟敏对此是这样解读的。以前中国的十字路口都是东南西北“四大金刚”伫立在路边,空间上造成很大的压迫感。天安大厦却是采用了“退阶”的办法避免了给十字路口造成压迫。至于摩天360的尖顶处理,过伟敏表示高层建筑大致分为底、中、顶三部分,高楼顶端戴的“帽子”就那么几类。一般来说,我们看建筑都是1.6米左右高的视点,或者就是仰视,高楼顶端加快收缩可以让整栋建筑在观众眼里显得更加高大挺拔。

精英姿态和大众审美

无锡博物院是由原无锡博物馆、无锡革命陈列馆和无锡科普馆“三馆合一”组建而成的,建筑面积7.1万平方米,是无锡市目前最大的公共文化设施。整个建筑采用钢架结构,造型厚重,兼具吴地的水文化灵性,体现了“水光石色”的设计理念。对于无锡博物馆被一些网友调侃为“丑”、“怪”,业内很多人都表示意外。

“我也参加过两次博物馆的方案调整论证会,博物馆的方案选择很慎重。”过教授介绍,宁波博物馆刚完成时,也遭到当地市民的诟病。此后,当地请了不少专家举办建筑讲座,主动阐述和传播设计理念,引导大众的审美观念,慢慢地大家都明白了这座建筑的高级之处。每个人都是建筑的旁观者,尤其目前整个社会接受了不少西方的审美观念碎片,也丢掉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一些东西,民众和业界审美有一定差异。这时,业界知识分子应弃精英姿态,多做引导大众审美的工作。

过伟敏特别强调说,城市拆旧建新,在发展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历史的断裂,而材料工业化、设计脸谱化导致了南北城市一张面孔,建筑同质化。加上城市的公共建筑有可能沦为少数人的心理代言,而普通民众的审美观念滞后于业界。这些都是到处出现被人批评的“丑楼怪楼”的原因。

 

编辑:Helen
标签: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