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同和:楼的问题不是雷而是同

低腰牛仔裤、酒瓶办公楼、福禄寿酒店、铜钱商厦……当不少建筑被网民取绰号、冠雷人、评“最丑”时,建筑设计界却表现得淡定和宽容。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究竟是网民少见多怪,还是专家见怪不怪,抑或根本就觉得雷人建筑自有其美学意义?

邢同和是国家级专家,他的设计代表作品有上海博物馆、外滩风景带和龙华烈士陵园等。

 

现代建筑设计集团资深总建筑师邢同和

一样“身高”和“块头”,怪谁?

“网民数来数去,吐槽的雷建筑也就那么几个,”邢同和笑说,“这种造型独特或怪异的建筑是极个别非主流的,当下城市建筑尤其是办公楼宇设计的最大问题不是雷人,而是雷同。 ”

办公楼宇最显眼的雷同是 “身高”差不多,“块头”也差不多,基本上都是100米高、方形的、竖线条或横线条的玻璃盒子,缺少高度和形态变化。虽然在建筑单体上会体现一些个性,如中国元素、英国元素、法国元素,但从长远看,对于建筑的个性来说没有太大的作用,因为建筑远看就是高度和体量。

造成这种雷同主要有三个限制因素:一是城市规划的要求。在上海,高层建筑的限高为100米,100米以上就是超高建筑,严格控制建造。二是办公楼宇的共性要求。现代办公楼趋向经济高效,以大空间为主,可自由分隔,以适合不同性质的办公业务需求。在形态上,如果造一个扁长的建筑,从大楼这头走到那头距离就长,影响工作效率,最好的是方形,中心安装电梯,四周一圈都可以利用,都能采光通风,并可看见窗外的风景,因此现代办公建筑大量使用幕墙玻璃。同时按照防火要求,每个防火分区的面积为2000平方米,少于2000平方米没有用足防火设施和功能,多于2000平方米则要另设防火分区,增加成本。三是地产商的利益诉求。为了获得利益最大化,地产商往往使劲撑足高度和面积,把办公楼宇建到规划限制的高度,把每层面积用足。

其实,不同的办公楼类型和功能需求有不同的个性设计要求,比如外形特征,政府办公楼不能花哨;商务类办公楼宇首选高效,并不追求外形张扬,因此并不希望设计建造高大的大厅;银行办公楼宇追求个性,配置标准高,要求大厅有气派。把握这些类型区别和功能需求,办公楼宇也能设计成标志性建筑,比如建筑大师贝聿铭设计的香港中银大厦,是一个正方平面、对角划成四组三角形的办公楼宇,整体外形如象征着力量、生机、茁壮和锐意进取的竹子,每组三角形高度不同错落有致,如竹子般节节高升,在规范内变化多端,一举成为香港地标。但香港中银大厦如果不是超高建筑,从周围建筑群中“脱颖而出”的难度就会增加很多。因此邢同和认为,打造个性化办公建筑创意不难,关键在规划,要从源头上给建筑设计个性化创造一些条件,比如在不影响日照的前提下,允许一些建筑突破高度限制,让建筑群变化不同的高度和造型,免得办公楼都是一样的“身高”一样的“块头”。

雷不雷,让时空说话

酒瓶办公楼、低腰秋裤、铜钱大楼……多数网民是仅凭建筑外观一眼断定雷不雷,但严谨的评判却应该考虑功能,让时间和空间作结论。

有些建筑从造型上看有些雷,其实是有功能需求的。比如国外办公楼宇出现了一种新的设计风:表皮设计,就像北京的鸟巢,外形上有横七竖八的一层表皮,甚至做成螺旋形的,这样的造型看着怪异,其实是有减排功能的,能够遮阳隔热保温。

时间是最好的裁判,在建筑史上,雷人建筑成为经典建筑的例子很多,罗浮宫金字塔就是一例。法国总统密特朗当年宣布启用玻璃金字塔时,曾招来一片讨伐,玻璃金字塔被认为“是令人憎恶的丑陋作品”。但如今呢?玻璃金字塔成为巴黎最著名的景观之一,在罗浮宫受欢迎的程度仅次于“蒙娜丽莎的微笑”和“米罗的维纳斯”,2/3的游客宁愿舍弃另两个不太拥挤的入口,坚持排队从玻璃金字塔进入罗浮宫。

“在陆家嘴成片现代建筑中,一家保险公司建造了一个古典风格的办公楼,从单个建筑看很美,但是当众多游人将其作为背景留影后,却发现拍出的照片不好看。原因就在与整体环境不协调,你说它雷不雷? ”邢同和认为,在成片规划设计的办公区域,如世博区央企所在地,单栋办公楼设计就不能特别醒目张扬怪异,要融合为主,以呈现整体效果和整体形象。但在黄金地段交叉路口设计一个办公楼,则可以突出其标志性和个性形象,应该设计得独特有视觉冲击力。

一些假白宫、假国会大厦的出现,堪称是真雷人。邢同和说,白宫和国会大厦在美国之所以成为标志性建筑,是因为与当地的环境契合,符合当地的功能使用需求。不加改造地克隆到中国作为政府机构和企业的办公楼,不合风土人情,在功能需求上也不一定适合,这反映了设计师和业主建筑文化修养的缺陷。

破雷同:宽待雷,严苟同

“如果五粮液酒瓶状的办公大楼是建造在厂区内,游客不进厂就看不到,那有什么关系? ”邢同和主张,为了破解城市建筑的同质化,社会对于有些雷人的建筑造型应该持一分宽容之心。

一滴水在阳光下,1000个人看来有1000种色彩。建筑之审美也是见仁见智,一些建筑之所以刚面世时千夫所指,是因为人们对其标新立异的造型一时难以接受,但看惯了就可能不觉其丑,甚至反丑为美成为经典。比如伦敦的炮弹大厦坐落于一片历史建筑中,设计稿尘埃落定后,招致很多批评,但如今因其独具一格成为伦敦景点之一。

但这绝不是说凡雷就美,建筑审美允许见仁见智,但超越规范,怪异得没有功能需求的道理,怪异得让很多人长时间都不能接受,那也不能宽待,毕竟建筑是百年大计。事实上,最后经受得住时间和空间检验的雷人建筑,都是有道理的,比如罗浮宫玻璃金字塔,在其建造前,罗浮宫的参观路线非常不便,贝聿铭用玻璃金字塔这个虚空间作为罗浮宫的入口,使游人能够方便迅速地进入罗浮宫,并且在金字塔内对罗浮宫的建筑轮廓线一目了然,使罗浮宫展现出另一种建筑魅力。

对于网民吐槽的一些雷人建筑,一些设计师的反应是:大多数雷不是设计师的责任,而是长官意志业主思想主宰,设计师只能无奈奉命修改。邢同和并不同意此类设计师的“免责”说:现在的设计市场是市场经济,业主和设计师都可以双向选择。如果长官意志业主想法一定要左右创意,设计师只能沦为画图员,设计师可以“炒掉”业主不再设计。同样,如果设计师的方案太雷,沟通无效后,业主也可以炒掉设计师。但事实上,不少设计机构和设计师明知长官意志和业主想法太雷,却因为不舍高额的设计费而违心迎合。如是这样,就别把雷建筑的责任板子打在业主身上。

编辑:Helen
标签: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