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木淳:建筑不能被固定在某种成规之上

Q:你的孩童时代有没有想过要做一名建筑设计师?

青木淳:不是,我是在高中时代有了这个想法,那时我还想过成为一名电影导演,或者作家。童年时代关于建筑所知甚少,不过我热爱素描和绘画,我觉得建筑可以使这个爱好很好的延续。

Q:你的设计工程是在哪里进行的?

青木淳:每天我步行穿过公园去我的办公室,这是我最为美好的时刻,我的大部分好点子都是在这个途中产生的。

Q:从你的第一个作品到现在,其中最大的改革是什么?

青木淳:每次我都从草图开始,这是一个重复的开始,我设计一个小型的模型,然后从另外的角度做至少200个不同的,许多的尝试之后得到最后的设计。我认为建筑不能被固定在某种成规之上,所以我总是从假设开始,从这个假设带来行动。这是一种方法论,让规则自行其是,让所有事情自行其是。

Q:谈谈你设计的路易·威登旗舰店吧。

青木淳:从外形来看,这些店面建筑没什么复杂的,它们只是些“盒子”,我要做的是为这些“盒子”加入层级和深度。我分别将玻璃和墙面进行分割与拼贴,再将这二者结合在一起,制造出一种奇异的效果。又如钢丝编织网的光泽表面可以制造出一种朦胧的透明感。因为功能是第一位的,所以必须要有细节。

Q:你是否会根据客户的特殊要求而修改自己的作品?

青木淳:有的时候我会调整自己的设计思路,而轻微修改更是家常便饭。毕竟作为建筑师,我们是为别人设计而非为了满足自己。不过在满足客户的同时,我也会为自己创造出一些自主权来——二者是相辅相成的。

Q:你会如何描述自己的设计风格?

青木淳:如果试着为自己的作品定义,我想应该是“结构与完成”。我喜欢使用非常普通常见的材质进行设计,并赋予它们新的特质。有些材料的材质过于纯粹,而成形的建筑结构则陷入了重复与模式化,结果只剩下了装饰作用,看上去既不稳定也缺乏视觉明晰和独特性。

Q:从你最开始的设计到现在的作品,这里面有一种怎样的渐进演变过程?

青木淳:每次设计,我都是从零开始,这很像是一次再生。有一次我设计一个私人会所,做了200个完全不同的模型——要想达成最后的结果,之前必须经过无数实践与演练。我现在越来越倾向于动手做实验,因为我不认为“内容”是建筑设计基本规则的基础,所以我更习惯从一个“假设”开始,将其变为具体行动。我的理念就是褪去一切束缚,让事件本身自然运转。

Q:你最愿意为谁做建筑设计?

青木淳:我想我愿意继续为一位艺术品收藏家设计一系列跟艺术有关的建筑,比如画廊、博物馆以及私人会所。

Q:你对自己的哪个作品最满意?

青木淳:毫无疑问,青森县立美术馆是我的得意之作。虽然从构思到完成耗费了七年之久,而且当时我发现自己的无数想法都很难和它匹配起来,但从结果来看,这个过程和最后的完成效果都十分令人满意。

Q:你对新晋设计师有什么建议吗?

青木淳:去做你想做的。大学时我不仅只学习建筑设计,还是个狂热的影迷。那时我一年大概看三百部电影,现在回想起来这对我真是非常重要。我会在设计过程中自然而然地想起这些电影里的著名场景,然后“偷师”它的概念,再用到我的作品中。

编辑:Julie
标签:青木淳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