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鹏:象形与形象

——漫谈当下建筑界的乱象

应该拜奥运、世博所赐,我们这个号称世界第一大的建筑工地终究“实验”出了几个标志性建筑,建筑师当仁不让的走出了后台,甚至成为明星,何况其中还真的有人拿下了世界建筑界的“诺贝尔”奖。按理应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才对,只是在这个连亲子都需要用DNA鉴定的时代,谁敢保证豆非瓜生?

“继央视‘大裤衩’、苏州‘秋裤楼’、杭州‘比基尼’、深圳‘超短裙’、抚顺‘节育环’之后,湖州‘马桶圈’又起来了,一波又一波得益于厕所创意的建筑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公众面前,之所以设计师如此大胆创意,一方面是对西方建筑的无限崇拜,另一方面就追求所谓中国首创、中国唯一的外型专利,想申报世界十大著名建筑„„”这是我在浏览网页时看到的一篇“奇文”,文章标题叫做《建筑标新立异何时休?马桶圈来了,尿壶还远吗》。看来我又OUT了,或者当局者迷,鄙人身为建筑师,热天只知道“大裤衩”,最近天凉了才知道“秋裤”,当然还知道“洋芋”、“马铃薯”就是“土豆”,至于什么“超短裙”真是孤陋寡闻了,受好奇心所驱,于是逐一查找这些“厕所创意”对应的建筑,才发现这些玩意之前自己多少还是知道的。这真可谓庄子论道,每下愈况,没想到这些建筑竟也能修得正果,得道于便溺之间了。

王大鹏:杭州中联筑境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副总建筑师

曾几何时,街上的建筑被人骂得灰头土脸,“火柴盒”成了它们专用与集体的名字,大抵是物极必反,当下谁还见过真正地“火柴盒”?现在满街的建筑都摆出了“芙蓉姐姐”的姿势,看客们作呕、反胃、假寐、起哄围观,甚至不甘寂寞者也戏仿一下,其实“芙蓉”之成名不在自身,而得益于其下的“污泥”尔。虽然时过境迁,但是却愈发的敬佩起鲁迅先生,他不是早说就过“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如此下去莫说建筑离“尿壶”不远,恐怕成为人妖也是指日可待。

我们的文字主要造字手法之一为“象形”,《说文解字》对此解释是:“象形者,画成其物,随体诘诎,日月是也”,也就是说描摹实体的客观外形很重要,久而久之“象形”就成了“形象”乃至“象征”。辞典对“形象”的主要解释为“能够引起人的思想或感情活动的具体形状或姿态;指描绘或表达具体生动”,也许因为长期受着这些“糟粕”文化的影响,我们实在难以做到“看山是山”的心境,我们从山川形象中能看出牛马羊骆驼乃至仙人走兽,还能看出龙脉走向朝代兴衰,最终的结果是“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象什么”。

在传统习俗中,杨柳、石榴、花生、鲤鱼、蝙蝠„„等都有着一定的象征意义,这象征意义除了用谐音体现外,也离不开这些事物自身的“象形”与“形象”,在年画、剪纸中这些事物也是常见元素。而文人骚客眼中的梅、兰、竹、菊也就不仅仅是客观的植物,还有那瘦、透、漏的太湖石与温润晶莹的蓝田玉更不是什么顽石,它们都被极度的“形象”化处理与运用,用来代表、象征着“君子”精神,这些东西实虽为自然,实被“人化”,也算应了那句“虽为人造,宛若天成”。为什么这些事物的形象与象征一直为人们所认可与流传?而今天的建筑形象在老百姓眼里却只有与“厕所”为伍的份?我以为这些事物是那个(农耕)时代的基础,其本身习性与象形对大多数人来说再熟悉不过,这样才有了“象征”基础,

而当下的这些“形象工程”的象征基础又是什么呢?又到底能“象征”什么呢?有道是指桑骂槐,桑又何罪?建筑经常莫名其妙的充当了“桑树”。

再看这篇关于“马桶圈”文章:“奇形怪状的地标建筑层出不穷,不敢妄断会创造出什么神奇,至少不会是普通公众欢迎。公众不懂设计师的高深,不懂这些建筑物的寿命会青春几何,他们只能从表面形状来评判,借机表达自己对这些建筑存在的满或不满,表达某种失落或者不在乎的情绪,剩下的都将会由时间给出裁判。在等待的时间长河里,谁能理解城市的茫然?”从这段话里我只看出了建筑的无能无奈无言与无辜,历史虽然可以任人打扮,但是还可以随时随地的变化被反复打扮,而“建筑是凝固的音乐”,一旦被发出不和谐的之音而且已经凝固,几十年如一日如何叫她不茫然,也许集体失忆是治疗茫然的良药?大家有情绪不假,建筑就成了“借机”成了树立政绩的“形象工程”,继而又成了被人言说的靶子甚至出气筒却成了真!前文说道“设计师如此大胆创意”造成了“马桶圈”的建筑形象,看来这位作者虽旁观却未必清,他也太抬举设计师了,名为“丹青”的海龟教授在堂堂清华大学尚且不能描绘蓝图,何论那些常常加班到半夜的绘图员呢?

当下建筑设计界与媒体方面对建筑的评说已无什么“形象”可言,有的只是热闹的乱象。东施效颦是为不美,一直为后人耻笑,今天的现代建筑来源于西方,“西方”到底是不是“西施”?即使是“西施”,到底值不值得我们效仿又该如何效仿?纵观西方建筑史,西方古典建筑中也有着诸如我们古代建筑中“斗拱”一样的符号,那就是古希腊古罗马建筑中的“柱式”,学过建筑史的人没有不知道多瑞克、爱奥尼与斯塔干柱式的,不夸张的说离开这些柱式就没有了西方古典建筑,传统的西方建筑其实是很“形象”的,不但有着古典柱式,还有着各种题材的绘画与雕塑,这些题材的象征意义其实与我们梅兰竹菊可谓异曲同工。

古希腊古罗马建筑中的“柱式”

编辑:Helen
标签:建筑界乱象象形形象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